top of page
泉源之聲BN.jpg

《苦難的背後》舞劇服事回響|天路歷程

其實在歷經這一次的舞劇後,一直有個感動想要寫下這些經歷,但礙於自己的惰性,始終沒有動筆,終於在舞劇導演濬竹的點名下,我開始慢慢回想這齣舞劇從無到有的點點滴滴。


舞劇背景


今年的舞劇是以耶穌平靜風浪的神蹟作為主軸,講述猶太人遭到迫害後家庭破碎的故事,故事中一個平凡的家庭因為迫害而失去了一家之主的父親,倖存的母親及女兒在父親犧牲後的生命當中充滿著不解與悲痛,然而信實的神從不撇下祂的兒女,在祂的看顧及安慰下,生命中種種的為什麼,蛻變成不問為什麼的信心,縱使所遭遇的一切是如此的殘酷與不順遂,但在祂手中仍有世間所無法給予的平靜安穩。


不同以往的任務


算一算,第一次參與教會聖誕節活動演出是在國小的時候,除了大學因為在外地念書以及畢業後一年不在台南無法參與之外,幾乎每年都不缺席南聖的聖誕節盛事,在聖誕節活動中跳舞對我來說,已經像是家常便飯般的稀鬆平常,然而今年的舞劇卻讓我在舞蹈服事中有了翻轉性的突破與感觸。自從被神從台北喚回家後,就開始頻繁參與舞蹈服事,從舞者再到編舞者,也已經習慣了每到有活動的時候就會預備好要編舞及跳舞,而當今年我也預備好要編舞以及大概就是演天使或百姓時,「芷寧妳演媽媽」這句話打破了我的舒適圈,這是一個我從來沒有接觸過的角色,我還無法理解作為媽媽會有的情感,也不曉得如何去揣摩一位媽媽該有的神情,雖然抱著種種的疑惑與不解,仍然接下了這個對我來說看似不易的任務。


苦難的開始


老實說在排舞的過程都還算是順利,還算順利的完成各編舞者的要求,也還算順利的與燈光組溝通其中一首自己所編創的舞碼的燈光需求。然而就在檢討第一次合體練習的影片時,才驚覺自己根本不是在跳媽媽這個角色,而只是在跳自己所習慣的狀態而已,突然之間覺得跳舞對我而言變得好陌生,我好像不曉得該如何詮釋好角色,不知道該呈現出什麼樣的情緒與狀態,就在這些糾結的想法出現後,我的每一次練習都陷入了深深的撞牆期,雖然還是參與著每一次的練習,還是照常與舞劇演員們合作、互動,但在每一次的檢討中仍然感受不到作為媽媽這個角色該有的情緒,我開始逃避認真看練習影片、開始逃避更多的去思考對於這個角色該下的功夫。


神的安慰


這樣的狀況到了演出前一天依然沒有好轉,當天因為經過一天的疲憊加上身體的不適,對於練習影片也只是草草看過,但是就在影片結束後,累積已久的情緒終究是忍不住的爆發了,我不明白為什麼明明跳過這麼多舞,仍然詮釋不好這個角色,也不明白為什麼自己要如此的糾結有沒有詮釋好這個角色,然而就在我陷入了一個自怨自艾的低潮時,天父派了一位天使告訴我:「雖然你會因為怕自己沒有當媽媽的經驗而覺得跳不出想要的感覺,但其實可以嘗試把自己當成女孩的姊姊,雖然角色不同,但本質上都是家人之間的情感,我相信姊姊跟媽媽都會想保護自己的家人,也會為了爸爸的犧牲而感到痛苦」,就是這段話讓我頓時發覺,原來自己從起頭便錯了,一開始我就覺得自己是要去「飾演」媽媽這個角色,而非去想我是一位媽媽,無法帶入情感,也許就是因為自己太執著於要去演好這個角色,而非去享受這齣舞劇的過程所帶來的情感,更忘記要在自己找不到方向的第一時間尋求神的幫助,但感謝神如同舞劇中對猶太家庭的不離不棄與陪伴,讓我在那一晚得到了解答與釋放。


翻轉的恩典


隔天的彩排及演出,我嘗試放下想要詮釋好角色的心情,也放下了覺得自己不夠好的自憐,讓神的愛完全的充滿在我心中,讓祂來主導我的心思意念,也就是在自己決定放手交托後,我第一次感受到了不一樣的心境,神並不是讓我明瞭如何呈現作為媽媽的心情,也不是讓我明白如何詮釋這個角色,而是很單純的、很享受的徜徉在舞劇的情境當中,自然而然的進入這齣舞劇的氛圍裡面。那一天我感受到了之前不曾有過的情緒,會因為尼祿的迫害感到憤怒,會因為爸爸的犧牲感到痛心,會因為女兒的懂事感到心疼,更因為神的安慰並醫治受傷的心靈而得到寬慰,再次印證了神的救贖總是來得及時,祂不會給你所不能承受的事物,而這些經歷過的事情,都將成為在這條生命道路中成長的養分。


無盡的感動


「所以我不問為什麼」這首歌曲,在第一次聽到時就有很深的感動,因為在我的生命當中,總會向神問許多的為什麼,疑惑神為什麼要在我的生命當中擺放許多不解的疑問,不解神所擺放的這些疑惑究竟何時才能夠得到解答,但就像歌曲中所說的,我不問為什麼,是因為祂的公義和信實從不落空,是因為所有的苦難盡都在祂的手中,更因為它是那位恩典難以細數也永遠不會失敗的主宰。細數恩典,排練的過程其實充滿著無盡的感動,飾演父親的雯珊,演出前兩周膝蓋動手術,歷經極短的修復期就恢復排練跟上大家,若不是因為知道她動了手術,我也完全看不出任何異樣;飾演女兒的若依,僅是一個小學六年級的女孩,卻接受我的編排在大舞台上勇敢的SOLO演出。看見了大家的順服與委身,同時也看見了自己的不足,感謝神的遮蓋,帶領這一齣舞劇成為動人心弦的生命見證。回頭反問自己為什麼會這麼期望能夠融入舞劇的氛圍當中,也許是因為覺得它不僅僅只是一齣舞劇,哥林多後書1:4說到「我們在一切患難中,他就安慰我們,叫我們能用神所賜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樣患難的人。」,若有人因為舞劇的內容而被安慰被鼓勵,那便是神最好的安排,也便是自己在掙扎中得到釋放的醫治恩典。


倚靠生命的導演


在遇到苦難的當下,人好像總會習慣性的想要靠自己的方式勝過,殊不知自己微小的力量遠遠不及神的大能,雖然總會一次又一次的經歷挫敗,再一次又一次的被神翻轉,但祂從來不撇下渺小的我們,仍然張開雙手等候祂的兒女回頭。

很多時候會因為遭遇苦難的當下感到痛苦,而忘記了在苦難的背後其實有神的美意,就像當我執著於角色的呈現方式時,其實只要換一個想法及心境,就會經歷不同於以往的恩典。苦難一詞之於我是由苦與難二字所組成,苦是生命當中的痛苦卻也是神所加添的歷練,歷經苦楚後方能飽嚐那恩典的滋味;而難是生命中不易跨越的坎與患難,但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必然得勝有餘。經過這一次的經歷,再次感受到了自己的軟弱與渺小,唯有將主權交給那生命的導演—天父,才能在凡事上力上加力,恩上加恩。


「我將這些事告訴你們,是要叫你們在我裏面有平安。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約翰福音16:33)


▎約書亞牧區

章芷寧









標記:

294 次查看

​最新文章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