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泉源之聲BN.jpg

餐桌上的祝福|天路歷程 

有人說過這樣的一句話:「長得漂亮是一種優勢,活得漂亮是一種本事。」我的媽媽長得很漂亮,從小我就常聽我外婆說……我媽媽嫁給我爸爸的時候,我爸爸經營工廠還不錯,後來工廠倒閉了,我從小看著我的爸媽辛苦工作還債,爸爸常常很憂愁,也不太說話,可是他很疼我,我也很愛他,每次他一個人去散步的時候,我都自己去牽著他的手跟他一起去,後來我母親生病,家裡的狀況更不好了,媽媽生病的時間很長,長到她在家裡自殺二次,媽媽在我十一歲的時候過世,很多人提到她的時候,都跟我講了同樣的話,他們說,你媽媽,長得很漂亮,可是命不好……

 

立志成為女強人


媽媽過世之後,我過著更獨立的生活,我的人生志向很早就確定了,就是要成為女強人,我很希望賺大錢讓爸爸過好生活。上大學後我努力找打工,我做過很多工作,我賺的錢只夠我生活、付房租,我沒有錢買電腦,如果我要打報告,我就要用電腦教室,或是同學打完報告去睡覺之後,我借他的電腦開始寫作業,對一個大學生來說,沒有電腦是一件很可憐的事,在那個沒有智慧型手機的年代,我們需要透過電腦上網看BBS班版、跟同學建立關係,那時候我很能理解為什麼有些女生會為了想要某個東西,願意去援交,或去酒店上班,那時候的我也做了類似的選擇,我去夜店投履歷,她看了我的履歷,只問我一個問題,她說:妳真的可以來上班嗎?我們上班的時間是晚上12:00到凌晨5:00,後來她沒有打電話給我,後來想想真是上帝的保守,雖然那時候我還不認識主,但祂為我預備了另一個工作,就是家教,我家教的學生家是基督徒,我的學生是一個國中男孩,他有一個姊姊,偶爾我也會教她,這個家庭對我很好,也帶我去教會……雖然我擔任家教的時間不長,後來也沒有再聯絡,但我一直記得他們的好,他們帶我去的教會是嘉義聖教會,我去過一次,這個故事還有後續,最後會交代。

 

遇見耶穌


我真正信主,是我大四的時候,我國小同學邀我來到南聖,第一次來剛好遇到寇紹恩牧師講道,那天的主日崇拜,我好像在做夢一樣,一進教會就覺得有很深的平安,


那天寇牧師說了一句話:「身為基督徒,我們不是要誇自己很堅強,我們要誇自己的軟弱。」

這句話很奇妙地觸動我,人怎麼能夠不堅強,我就是這樣活下來的,從那天開始,我漸漸被神感動,我在外地念書,但每個禮拜都回台南參加聚會,後來神感動我辭掉家教,讓我在周間也可以參加當地教會的聚會,信主之後,我戶頭的錢愈來愈少了,可是我一點都不在意,我很想介紹我家人這個信仰,可是我爸爸不喜歡我來教會。


除夕夜的禱告 祝福的起點


某一年開始,牧師挑戰大家除夕夜帶家人禱告,那一年的除夕夜,我們家只有三個人──爸爸、哥哥,吃飯前他們不知道為了甚麼鬧得不愉快,互相不講話,三個人,有二個人不講話,分別站在很遠的地方,年紀最小的我要帶他們禱告?!但是,上帝給我勇氣,我叫他們過來,一個坐在我的左邊,一個坐在我的右邊,不可思議,我就這樣為他們禱告,禱告的內容我早就忘記了……但我一直覺得,這是我們家蒙福的起點,往後每一年的過年或特別的日子,我就會用謝飯禱告來祝福家人。

 

父親罹癌與全職呼召


上帝呼召我全職事奉,預備讀神學院的時候,我父親診斷出得了癌症,這對我是一個很大的打擊,可是上帝給我很清楚的感動,就是這個時候,我是含著眼淚告別父親,但我真的要說,上帝真的是信實的,他把爸爸照顧得很好,教會的弟兄姊妹也很關心他,因為我自己是社青,所以去關心他的很多都是社青。


華神畢業前,我在教會畢業講道,這是我爸爸第一次踏進教會,以前我邀過他很多次他都不願意來,這次我沒有邀他,想不到那天早上我六點多下樓,他已經換好衣服在等我,那天來教會,他非常開心。


華神畢業典禮,在台北懷恩堂,我爸爸幾十年來沒有離開過台南,可是為了我,他坐了幾小時的車,那時候他是一個癌症末期的病人,畢業典禮後會場滿滿都是人,我們只能匆忙拍下這張照片(懷恩堂照片),那次在台北,我爸爸一看到我就過來牽著我的手,握得很緊,我去哪裡他就去哪裡,大概除了坐車之外,他的手沒有放開過。那是我第一次深刻覺得爸爸老了,以前是我牽著他的手,現在是他牽著我的手。

 

牽著所愛的人到對的地方


有很多第一代基督徒,擔心家人的反對就放棄繼續來教會,可是我要說的是,


如果有一天,你最重要的人,把他的手交給你,你知道你要帶他去哪裡嗎?

我的父親過世前,很清楚表明他要用基督教的儀式,也因為這樣,後來他在病床受洗,那時他的意識還很清楚。後來爸爸生病晚期都一直在住院,已經不太認得人了,講話也沒有邏輯,沒有辦法正常對話,有一天下午,我去醫院看他,跟他玩一玩,我就跟看護說我要先走了,我爸爸突然跟我說:「你要走了也沒有跟我說再見」,我們都嚇一跳,我很開心過去摸摸他的臉,跟他說再見,我要走了,然後我爸爸就抱著我,拍拍我的背,跟我點點頭,這是我爸爸跟我說的最後一句話……隔天,他的狀況就變得很不好,二天後他就過世了。爸爸安息禮拜那天,很感謝牧者同工、保羅牧區的弟兄姊妹給予我們家很多的祝福。

華人的文化,很看重家人團圓,每次團圓都要一起吃飯,神透過飯桌給予我們祝福,一個小小的謝飯禱告,基督徒習以為常,有時候還會忘記,但這個起點卻成為我們家的祝福。


後記


這個見證還有後續,教會在耶穌堂有音樂事工,有一次在那裡巧遇嘉義聖教會的牧師、師母,我聊到大學時曾經去過嘉義聖教會一次,當時那個家教家庭,師母隨口說了姊姊的名字是邱于珊,我從來不記得家教學生的姊姊叫什麼,但這個名字,不就是我們牧區的社青嗎?而且她結婚的時候,我還是她的司會(照片),只是她弟弟當時人在日本,因為疫情無法回國參加婚禮,我們都沒有認出對方!後來真相大白,去年聖誕節的歌劇奧卡族神蹟,于珊邀請了弟弟一起來,我終於和當年的家教學生相認,經過了二十年,我們在教會中相遇,上帝的恩典是不是很奇妙呢?人生確實如同一台戲,上帝就是最好的導演。


▍李慧貞牧師



父親與大嫂來參加筆者的華神畢業典禮

教會畢業講道,爸爸第一次踏進教會

和當年的家教學生相認



標記:

147 次查看

コメント


​最新文章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