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泉源之聲BN.jpg

專科班畢業見證-易儒|天路歷程

一、 信主


我在2006年10月15日受洗,記得走上台前,眼睛已像失控的水龍頭,淚流不止,當洗禮水落在我頭上的時候,我沒有辦法控制的哭泣,聖靈充滿的感動現在還記得。直到今日,仍常在教會的各種聚會中,感受到聖靈充滿的感動,特別是週六的禱告會。台南聖教會是我的家,把我從一個屬靈的嬰兒拉拔到成人,每當與人分享自己從不信到信,心裡就很激動,是神主動揀選,我才能信主。從那天起,就像詩歌《更加甘甜》說的:我心感覺與主耶穌每日更加親近,祂比黎明燦爛金色榮光更加耀眼,祂是我追求的一切幻想美夢。受洗後,主的愛深深吸引我,我與神關係一天比一天還深,雖然信主之後有很多苦難,卻沒有想過要離開這個信仰,雖曾在初信時因生活不順跟神耍脾氣一個禮拜,後來覺得自己很幼稚,又恢復讀經禱告的生活。


二、 蒙召


受洗一年多,我加入兒童牧區的服事,之後,又帶社青小組。一直以為自己會帶職服事,一段時間後,心裡有一個小小的感覺,催促我讀神學院,後來這感覺愈來愈強烈,也有兩三個人不約而同問我要不要去神學院,我禱告神,集滿十個人我就讀,有一次神光照我,難道祂在我心中放下的感動抵不過十個人嗎?我的委身決定,不應以多數人的話為參考。由於已經禱告尋求了幾年,我願意跨出這不太容易的一步,當時家裡跟教會都沒有我該去讀的理由,父母還是反對我的信仰,同時間教會有專科班,我像是非正統去讀神學院的。因為報考神學院需要牧者推薦函,三春牧師帶我找高牧師談,高牧師說,其實有人要去讀神學院,他都很為我們開心,我在教會的服事就照常。於是,我在2017年去聖光神學院讀書,那三年真的很開心,像是任督二脈被打通一樣,其實教會給我的信仰造就是很足夠的,但是自小不信主,根基不深,讀神學院像是補根基。在聖光三年,我很清楚知道,神學院所學要拿回來造就教會,這是神呼召我讀神學院的目的。當時曾面臨一個抉擇:要回來母會,還是去其他教會?不少關心我的人鼓勵我到其他教會,理由是台南聖教會很豐富,我去其他教會可以祝福其他人,乍聽之下好像很有道理,我後來聽了三春牧師的建議,繼續留在教會實習,畢業後回來牧區幫忙。曾有一個老師跟我說,我繼續回教會讀專科班很好,雖然我是在南聖受洗長大,但專科班的訓練會幫助我更接軌上教會。經過這三年,我很認同她說的。


三、專科班


聖光畢業,六月牧師跟我面談,問我有沒有什麼專長,不要不好意思說,我想了一下說:「我很會挑錯字」,當時慧貞牧師在旁邊說她也會,只是都在週報出版後才發現。剛進專科班的我,不知道自己會什麼。記得牧師叮嚀我說:「走這條路很辛苦喔!聖經的熟悉度,自己要努力,別人幫不了你。」三年了,這條路確實有一點不容易,但學習不去記苦的細節,對於苦,要忘記;對於神的恩典,要牢記。牧師說我做完想做的事,自己挑好時間就進來,所以我就去新竹找家人,享受天倫之樂五天,哭哭啼啼地跟暑假說再見。後來發現,牧師常給我們恩典,忙碌之後偶爾有安息假,我可以利用這些假期回家久一點;過年期間,牧師也很體恤回鄉過年的我們,讓同工可以在陪家人和服事間取得平衡,又不會讓我們放太久的假懶散了。這一年,我家人甚至配合我週一放假,家人要團聚時,大人小孩都請禮拜一的假,我經歷到,為神分別,神就開路。


全時間在教會工作,跟只是點狀來教會,生活很不一樣。同事跟同學都換了一批人,要重新適應、調整步調,參加每場聚會和課程。進來的第一週,就讓我感覺到教會步調很緊湊,那時候還沒有電視台的工作。進入專科班後,也開始去碰不熟悉的領域,例如學生牧區的配搭,還有影音的服事。很多人問我,在聖光讀了三年,還有必要讀專科班嗎?重讀是什麼感覺?經過這三年的磨練,我會說:專科班對我來說很有必要,這三年一直在磨掉我神學院畢業的傲氣。或許過去我就是小組長,看似達到核心同工的標準,但專科班三年,我真正明白並且接軌上教會的核心價值。影響我最大的,是每週四早上9點半到12點的同工會,這個時間有人領歌、分享見證、分組禱告,接著牧師會預講主日信息,還有佈達教會計劃和行事曆,牧師對同工的分享就像和家人、好朋友說話。主日信息的預講,原本我認為應該跟主日差不多,後來發現,跟主日講的內容和口氣會不太一樣,就好像耶穌對眾人和對門徒講的道會不一樣,禮拜四是對著親近的同工說的,含有很多牧師的心情,從中我學到很多牧養的智慧,我很珍惜這個會議。


這三年,近距離與牧者傳道同工相處,剛開始很小心,因為不知道大家的地雷在哪裡,相處久了自然會踩到不同人的雷,別人也會踩我的雷,踩來踩去,漸漸就熟了,在主的愛裡,沒有事情是過不去的。我開始有很多好戰友,除了朝夕相處的201辦公室夥伴,還多了很多屬靈導師,在成為一位傳道人的路上,我在這裡受到很多扶持、鼓勵、安慰。在專科班,課程的學習是其次,品格、態度、情緒管理才是重點,專科班是一個全人的訓練。


我有很多性格需要被磨,抗壓性也不夠高,進來教會的這三年,我可以感覺到神在我身上的雕塑,這樣很好,因為代表我還有救,神不是任憑我壞下去。在教會裡,我看到很多謙卑的榜樣,牧者同工們謙和的態度讓我很敬佩,我看到很多牧者在聚會都會抄筆記,這讓我很訝異,連高牧師都很認真聽每一堂講道,看每一集教會的電視節目。後來我開始嘗試在每個聚會都抄寫一些東西,這個習慣在幫助我,不要對人所講的內容打分數、不要評論,要謙卑聽每一個受神差遣講話的人,當我評論這個人講得好不好時,同時也反應一件事,就是我這個聽道者的素質如何。在教會,我看到很多人很有內涵、很有能力,但對於後輩都是肯定和鼓勵。不管是聽道或與人相處,要列出缺點和建議很容易,講得出優點才是功力,我們教會是很有功力的教會。


四、畢業自我期許


聖光畢業前,院長跟畢業生個別約談,


院長跟我講了兩件事:第一是日後如果有人稱讚我,要記得,這是神給的,不是我自己的。第二是要在教會成為一個「解決問題」的人。

關於第一點,在教會不被稱讚真的很難,因為我們教會很會鼓勵人,這對我真是極大的試探,被這些稱讚迷惑時,我會想到院長說的,這些都是神給的,不是自己的。對於第二點,這三年也有一點體會,人傾向看到問題、反應問題,但談到解決問題,需要主動,也需要智慧。多數時候,我是一個看到問題的人,但我不一定會去解決問題,牧者同工團隊是一個解決問題的團隊,我很感謝可以在這樣的團隊中學習。


有一位牧師說,傳道人就是「有道、會傳、有生命見證的人」。人對了、道理純正,傳得就有效。傳、道、人,人格是關鍵,真理要透過人格傳達出來,一個傳道人如果生命沒有見證,再怎樣會講道都枉然。

畢業後,大家稱呼我為「傳道」時,我的人格配得上這個稱呼嗎?應該沒有配得的那一天,因為我的本質就是一個罪人,然而傳道人不能因為不想被批評就躲起來,反而要勇敢站在人前,我雖不好,仍然站在眾人前面,讓人因著看見我的改變,就歸榮耀給神。在一次週三晨禱,我坐在椅子閉眼默想,一個意念進來:「好好牧養,好好講神的話」,我知道是神在對我說話,神沒有要我很會治理、管理、有策略、有效率,確實某些時候需要這些,但不要本末倒置,「牧養,傳講神的話」才是一個傳道人最重要的事,在神的話下功夫,用生命去牧養人。


這是我時常提醒自己使命的經文,歌羅西書一章28-29節:「我們傳揚他,是用諸般的智慧,勸戒各人,教導各人,要把各人在基督裡完完全全地引到 神面前。我也為此勞苦,照著他在我裡面運用的大能盡心竭力。」靠著神在我裡頭的智慧,傳揚福音、勸戒教導人,目的是要使人到神的面前,我需要付上的代價,是在神的話語上勞苦、奮鬥。


在聖光,曾經有人跟我說一句話:「可以感覺到,過去很多人在你身上下過功夫。」這是一句從來沒有人跟我說過的話,這句話讓我反思很多,我想起很多在我生命中就造我、幫助我、陪伴我的人,謝謝馬太牧區的家人從我未信到信,一路陪我到現在。謝謝兒童牧區、高中牧區、影音團隊、教會的牧者行政同工們,許多會友,無法一一致謝,謝謝天父把雲彩般的見證人放在我旁邊。謝謝高牧師,願意接納我,讓我成為教會同工的一份子,期許自己能竭誠為教會擺上。


▍李易儒傳道



2006年10月15日受洗

2020年於聖光神學院畢業

與牧者同工合影

2023年8月10日專科班畢業

標記:

82 次查看

Comentários


​最新文章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