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泉源之聲BN.jpg

不是理所當然的恩典|牧者心語

旅途中的見聞與心情


在旅程中寫下心得,讓人想到保羅在佈道旅途中對所愛的教會所寫下的書信,但是跟初代使徒相比,我的愛心、信心、熱情真是差太多了,這是我在旅途中一直被觸動與難過的心情。


我們旅程一開始就有美好的熱氣球之旅,但隔天雲層太厚,熱氣球不能升空,為我們前一天能搭熱氣球,原來不是理所當然而感恩不已,我們如今得著的福音也不是理所當然,是耶穌為我們死在十架上,是初代教會使徒前仆後繼的傳遞,而在兩千年後臨到我們身上的恩典,是白白的,卻不是理所當然的。


這段旅程上山下海,我們搭乘不同交通工具(飛機、纜車、巴士、郵輪),一路上坐的昏沉、腰酸背痛,但聖經記載保羅好像彷彿過個巷子就從這個城市到隔壁城市,不管是保羅、約翰、腓力他們一步一步走出福音的力量,為的是傳揚他們所確信、所跟隨的耶穌,建立教會,見證所信的道。


踩著保羅的行蹤,當我站在雅典城亞略巴古之石,眺望整個雅典城,揣想保羅的心情,我是否心裡著急?


我發現,我好像研究者、觀光客的心情居多,心裡慚愧與難過,保羅勇敢的向雅典人介紹耶穌,從他們連「未識之神」都拜,怎麼可以不認識為他們死裡復活的耶穌,求神將愛靈魂與迫切的心賜給我,這是我的禱告。


啟示錄七教會


登上拔摩海島,老約翰在此被流放,我們參觀他在此睡覺、禱告的地方,在石窟中,看到年邁的他按手之處都形成小洞,我在想當年老約翰在這裡,他的同伴都過世了,他如何孤單、忍耐繼續堅持他所信,默想他所認識的耶穌;當他看到異象寫下的啟示錄,寫信給過去保羅和他曾走過的七個教會,他心何等著急、擔憂、難過。


其實初代的教會並不是我們印象中的教堂型態的教會,所以今日看到的教堂遺址都是第四世紀基督教在成為羅馬帝國國教之後建的。


  1. 「老底嘉」廢墟佔地廣闊,可以想見當時的富庶繁榮,有羅馬大道、劇院,可以看見當時豪宅改建的教堂,有祭壇、講台、浸禮池。主耶穌要老底嘉買眼藥方能看清楚、也責備他們不冷不熱,要買白衣遮羞,都是諷刺的說法,因為他們以眼藥粉馳名於世,成衣業也是他們致富之道,這裡同時匯集冷泉熱泉,造成不冷不熱水泉的光景,以他們的熟悉的事物來提醒他們,他們會比其他人更明白。

  2. 「非拉鐵非」教會,這是啟示錄中沒有被責備的教會,教堂是在第六世紀建立,但在地震及戰爭中,如今只剩下三根柱子,貼切的回應神對這個教會的應許: 「得勝的,我要讓他在神殿中作做柱子」。

  3. 「撒狄」教會,這在啟示錄中神給一個讓人很驚恐的責備:「按名雖是活的卻是死的」。撒狄產黃金,是富有的城市,但是在神眼中卻一文不值,沒有一樣行為是完全的。在撒狄教堂遺址看到有商店、羅馬大道,鄰近的學校有雄偉的運動場、浴池,在過去富有,還不用到永恆都過於虛空,現在看到不過是雄偉的石頭,即便是漂亮精緻的馬賽克拼貼磁磚,終究抵不過時間的沖刷,都算不的什麼。

  4. 「以弗所」老約翰之墓,這個遺跡不是原來以弗所,但老約翰的確葬於此處,老約翰一個主所愛的門徒,在此寫下約翰一二三書,書中充滿愛的心情與勸勉,也是神提醒以弗所所失去的,起初的愛。我們之後又去以弗所舊址,這裡最有名的就是保羅在此造成的大暴動,我們在當年的戲園(劇場)(徒19)唱詩讚美神,期待當年造成合城震動的復興依然臨到這地。只是我們可以看到偶像崇拜的影響依然存到現在,我們吃飯的美麗希臘小鎮,餐廳名稱就是「Artemis」,紙巾也印有亞底米女頭像,很可惜曾經充滿福音的地方,如今卻為穆斯林國家。【「士每拿」,這是啟示錄中除了非拉鐵非,沒有被責備的教會,也是七教會中,目前唯一仍然繁榮的城市,現今是土耳其第三大城市。

  5. 「士每拿」這間教會被主鼓勵稱許,雖然貧窮卻是富足(啓2),他們住在富裕的城市,卻因為堅持信仰,不願加入公會做違反信仰的行為,飯前要宗教祭祀,飯後有淫亂活動,以致被逼迫而成為貧窮,神應許他們至死忠心時,要得著生命的冠冕。過去對士每拿印象不深刻,今天走訪依然繁榮的[士每拿城],其他六教會都成為廢墟,這個認識,讓我覺得很感動,一個看似貧窮軟弱的教會卻因為受苦依然站立說話,當年富裕如老底嘉,如今卻失去她原有的榮耀。

  6. 「別迦摩」,座落在山頂,啟示錄提到這個教會特別的地方是:她的居所是撒但座位之處;搭乘纜車登高山,可以明白撒旦在至高處設立寶座,轄管這地,如同亞歷山大說:「我已征服世界,世界踩在我的腳下」;我們在山上往下望,一片美麗的雲海中,撒旦也將世界的榮華當作誘餌,要耶穌拜牠,而別迦摩也是第一個崇拜皇帝,為凱撒建廟的地方。特別紀錄,這裡曾經有第二大圖書館,但是如今已消失不見,已成廢墟,大部分寶貴的歷史紀錄與遺跡都在德國柏林的別迦摩博物館(三大圖書館分別是,亞歷山大,別迦摩,以弗所)。這個教會有啟示錄中第一個殉道者安提帕,但是可惜的是有人服從了巴蘭、尼哥拉一黨人的教訓。

  7. 「推雅推喇」,像是擠身在社區中的公園,是我對[推雅推喇]教會遺址的印象,這個教會被責備“容讓”假先知耶洗別存在,這也是現今教會的提醒,容讓各種大量信息充斥教會,我們要分辨那些是假的,免得被責備。此地在古時有郵政大道,天未亮信件即送達各家,所以送件者每天都看得見晨星,耶穌說得勝的要把晨星賜給他,相信他們會很有感覺。


人事已非,福音依然運行


這趟旅程不是來看廢墟,不是來憑弔教會不再,教堂會傾覆,但教會在神的心意中是榮耀得勝的,歷史也證明國家會更迭,皇帝會下台,但教會永遠沒有消失,只要有跟隨耶穌的人就有教會,特別在被逼迫,無法公開聚會的回教國家,這種感受特別強烈,教會透過有信心的信徒在各個角落見證教會不死,耶穌已復活。


求神讓我們不是唏噓感嘆,而是得著保羅擁有異象的熱情與勇氣,看到廢墟,知道現今的一切都會在時間洪流中成為歷史。但是教會要成為得勝者,否則燈臺被挪移,教會就只是教堂,會成為廢墟,不再有權柄,不再能有新名、冠冕、神同在、生命冊上有份。


「凡有耳的就應當聽」這樣的呼喊在這裡不斷被擴大,彷彿在落日餘暉下,眾人合唱:「一半也猜想不到,金色海岸那邊,那日我主比以前更加美麗,更甘甜……」


站在遺址前,再次提醒自己,從起初到生命末了,要盡心全心愛神。



▌邱燕碧師母







標記:

384 次查看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最新文章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