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泉源之聲BN.jpg

禁食禱告與愛的心|牧者心語 

    


教會開始推動禁食禱告時,我人在台中媽媽家,因為姊姊開刀住院,術後回媽媽家休養,我就回去照顧獨居的媽媽和姊姊。


禱告生活 服事生活

結婚以後,很少這麼多天住在娘家,在禁食禱告的同時,很深感受「宣教」與「傳福音」給家人的迫切感,不是意念、感覺的傳福音,而是需要認識耶穌的家人就在我旁邊,需要去實踐「愛的道理」的手足等著我去服事。


在這禮拜中,教會的主日、查經直播我帶著媽媽一起看,我靈修時帶著媽媽一起敬拜,媽媽決志了,但是她需要真理在她裡面,也需要更多認識耶穌,所以我手抄詩篇16把字放大,讓她可以閱讀和朗讀神的話,她在逐漸失智的情況下,記憶力、聽力、腳力都不好,整個人很消沉和負面,我鼓勵她,帶她禱告,但她對神的話似乎興趣並不大,這讓我頗為難過與沮喪,神沒有讓家人信主好像神蹟速成的發生,乃是我們要像僕人的服事與愛心的見證,這個過程需要恆久忍耐、不住禱告,遇到難處能凡事謝恩。信仰是強迫不來的,只能繼續禱告,求神將渴慕的心放在家人的裡面,信仰生活不是外表的這些形式,而是生活與生命,在為家人禱告的同時,也是用生命服事行動的實踐。


把我的父家給我

每天早上是我個人早餐禁食禱告的時候,媽媽剛開始不解我為什麼不吃早餐,看我坐在書桌前拿著聖經安靜閱讀禱告,我就跟她說明禁食禱告的意義。這個舉動讓她很新奇與好奇,但她不打擾我,在我安靜禱告與讀經這段時間中,神給我兩個感動: 「把我的父家給我」、「禱告的力量,時間可以證明」。


以斯帖皇后得了皇后的位份以致可以在本族遭遇殺身之禍時,可以在亞哈隨魯王面前求: 「把我的本族給我」(斯7:3)。在我禁食禱告中,體會到我得了神的揀選,成為基督徒,這個位份讓我可以為我的家人禱告代求,我豈能閉口不說呢? 我向神迫切地說:「把我的父家給我」,這個感動不是憑感覺想出來的,而是我就活在未信主的家人當中,我不能塞住憐憫的心,不能沒有付出行動的禱告與愛心,如同以斯帖,她不能在皇宮中置身事外,不能當作沒她的事,要行動、要出聲向王哀求。


禱告的力量,時間可以證明

難得週間在台中娘家,有機會一定要帶媽媽去教會小組,輕微失智的媽媽退縮害羞,顯得與人互動上很被動,教會長輩熱情的關心與問候,觀察媽媽似乎也沒有反應,回來後詢問要不要再去教會,她竟然跟我說不要去了;內心充滿沮喪失望,我的禱告怎麼沒有甚麼果效,教會和我都做了這麼多了,媽媽怎麼沒有想再去…,帶著沉重的心回到台南,安靜中,神對我說: 禱告的力量時間可以證明,是因為禱告夠長時間才看的出來。神要我們恆切禱告,不可灰心(路18:1),就是因為禱告未蒙應允會灰心不想禱告,所以神要我們不可灰心,這個「不灰心」是「不住的禱告」對神的信靠交託與堅持。


21天禁食禱告會停下,但禱告的心卻是神要我們繼續堅持與保守,為家庭、為國家禱告,我們這個人首先要成為「禱告的人」,禱告不是一件事、一個動作,而是對神的仰望與信靠的態度,相信神掌權,並且知道祂是信實全能的上帝。



 ▌邱燕碧師母





標記:

134 次查看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תגובות


​最新文章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