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泉源之聲BN.jpg

牧者同工金門之旅|教會消息


5月6日至8日,台南聖教會牧者團隊前往金門,回應近期教會「基督精兵成軍」的感動,高敏智牧師帶領團隊前往金門,這個以戰地而聞名的土地,古寧頭古戰場、八二三炮戰,戰爭的英雄,這些歷史記憶,直到如今還在衝擊我們的心。擎天廳、翟山坑道、九宮坑道,見證歷史的進程,高牧師說:如果沒有金門,就沒有今天的台灣。此行拜訪了二間教會,分別是金門基督教會、沙美教會,兩個超過百年的教會,看見歷盡滄桑的金門,依然屹立於此,用福音守望這塊土地。以下為此行同工心得回響。



那段「毋忘在莒」的日子

 ▌劉韶恩牧師


30年前的金馬獎,帶我經歷了將近21個多月的金門軍旅生活,在前線的學習與磨練,成為我一生永難忘懷的回憶,也塑造了我許多的處事與態度,更讓我勇於面對挑戰;而上次19年前回到金門觀光,熟悉的街景、戰地的風光歷歷在目,軍旅生活的記憶再次湧上心頭!

 

轉眼間退伍已經28年半,這次再到金門許多的回憶仍在,但前線戰地的感受已不比從前,曾經駐紮最多12萬大軍到今日只剩3000左右,不只街上幾乎看不到軍人,連以前熱鬧的市區、商店都顯得落寞許多;取而代之的也許是大學的加入、便利商店與大型購物中心的開設、觀光產業的發展…,但這樣的光景已經今非昔比!

 

在我心中對比著這樣的場景:「過去如同戰地的金門 vs. 現在像是觀光區的金門」,也許今日這前線之地的重要性已經不像過去一樣,今日的戰爭方式也與以往大不相同;對於金門這個離島來說,過去戰地的歷史很重要,不但為我們國家奠定了今日的基礎,更成為現在觀光發展的核心故事!

 

此行,除了以往熟悉的觀光景點與開放的軍事地區之外,也拜訪金門的兩所教會:「金門教會」與「沙美教會」,分別帶給我不同的感受與感動,這些感動是關於信仰層面的~~

 

教會除了牧養金門的百姓之外,也牧養在當地當兵的軍人,但如今兵力減少,真正在信仰上追求來教會的也相對減少許多,教會是否在牧養的方向上有相對應的調整,相信也成為重要的發展因素。特別在基督徒比例不到 1% 的金門,教會在福音使命上更肩負著重責大任!

 

在內心深處我思想著:從戰地成為觀光地的過程中,教會應當肩負起這地發展的責任,有近百年歷史的教會,若是僅維持過去的發展模式,易於僵化、停滯不前,甚至不進反退;反之,若是不斷尋求更新、突破,也許面對各樣的困難與挑戰,但必會經歷從神而來更大的恩典;這不是一種宣告,而是從過去到現在所累積的經驗,知道神必保守賜福合祂心意的教會,所缺乏的力量和一切需要祂必要加添!

 

如同效法金門著名的「胡璉將軍」一樣,他在許多的戰略中反向思考,多次在圍困中以最危險的地方就是安全的地方,反其道而行來突破重圍;在金門駐守的日子裡,胡璉將軍雖是軍官身份,但更像是地方父母官一樣,他的遠見及特別的領導能力直到現在仍然深深影響金門這地方。

 

最後,回到這句「毋忘在莒」代表著金門的名言!再次回到金門,亦是觀光亦是回憶,雖然這次的行程安排時間不夠爬上太武山,再看一眼那塊由蔣中正先生親頒題字的「毋忘在莒」勒石,回憶當兵近兩年的時光,剛好這地方就是當時我負責任務的所在地,每週大約都要爬上2-3次,算算也爬了近百次,那時年輕還不懂得體會這幾個字的意義,現在有了許多年歲的體會,也愈來愈對這四個字有深刻的體會,也許當時蔣公所勸勉的是:期待不要忘記過去的恥辱,終有一天要反共復國!但對我來說,無論是那段在金門當兵的日子,或是再次回到金門的這兩次行程,都透過這地成為我生命極大的幫助與影響,「毋忘在莒」真的讓我此生難忘!


歷史的主,掌權的主 

 ▌李明真傳道


小時候,對金門的印象就是煙硝瀰漫的島嶼。


稍長,聽到大學畢業的學長要去服役時最怕抽到「金馬獎」。


此次,同工的金門行很難體會到當年的戰地風情,因為現今的金門已成為觀光勝地,小小的島嶼上遊人如織,除非走入坑道,緬懷過往史蹟,才知這個不起眼的島嶼竟然承載了一個不得了的使命!經歷了古寧頭戰役、八二三炮戰以及數不清的大小戰役,大蝴蝶(大金門)和小犀牛(小金門)一直捍衛著台灣本島,70多年來我們才能在台灣安居樂業。如果不是這次有機會跟著同工團隊一起出遊:在獅山看間823砲戰扭轉戰局的8吋榴砲演練;在成功海防坑道、翟山坑道和擎天廳體會前人挖鑿的艱辛;在古厝、書院參觀建築的特色;在退潮時走向建功嶼,嘗試摩西分海的震撼;觀賞平時不易看到的各式武器、大砲、坦克;在兩間百年教會聽著牧者牧會的心情......一路上緊湊的行程,令人目不暇給,而體會最深刻的,卻是「小兵立大功」的故事!


這位賴生明先生是個被遺忘的戰鬥英雄。在大膽島戰役當中他從南山陣地到北山陣地聯絡,中途雖腳受傷仍順利完成任務,他將人生最寶貴的年華毫無保留地貢獻給國家,他在軍中『不積財、不做官、不求人、不怕苦、不畏難、不惜死』的美德,實可列為教材,典範後世。站在那幅畫前,我揣摩著在槍林彈雨的戰場上,有一位只為達成使命,赴湯蹈火在所不辭的小兵正穿梭其間,只為完成使命,完全置生死於度外...這讓我想到一些聖經中的小人物-出埃及記裡「敬畏神、不照埃及王的吩咐,竟存留男孩性命」的二位希伯來接生婆施弗拉和普阿,放眼觀看整個埃及帝國,這兩位婦人無足輕重,然而,當法老傾全力要限制希伯來人的成長和擴展時,神卻使用了這兩位扮演『小角色』的婦人,來成全拓展祂堅定不移的計畫。


從人的角度來說,神的子民在我們這世代應該會感到驚慌和沒有安全感,因為撒但和惡者的勢力已準備就緒,要對抗神的國度和祂的子民。然而,神也早已證明祂足以鞏固、保守、護衛祂的子民,並且即使是在混亂和不安之中,也會成就祂永恆的計畫!因此,在國際局勢詭譎多變的今天,我們自問:到底該如何勇敢地在有生之年做神國度的精兵?這場屬靈的戰爭需要有忠誠勇敢的基督徒投入,即使默默無名,如同許多道成肉身的宣教士,但他們的聲音在天上仍被聽見,並且可以成為讓祂的旨意在地上得以完成的器皿,因祂永遠是掌權的主!



今日的戰地在何處?                         

▌林姿儀傳道


闊別19年後,再度和教會同工重返金門旅遊並訪問兩間當地的教會。


金門,歷經國共823砲戰、古寧頭戰役等大大小小的戰爭後,因著兩岸三地政治局勢的變遷,已於民國82年開放國人得以進入觀光,而小三通的政策,兩岸之間的關係已進入另一個時代的改變和不同的挑戰。


本趟之行,特別進入參觀用爆破技術從花崗岩中開鑿出的擎天廳、823砲戰重要的8寸砲射擊體驗表演;有如摩西過紅海、配合潮汐時間才能踏過有著蚵田特景道路到達的建功嶼(也曾是痲瘋病人被流放質處);多年前還有戰地肅穆感覺的金門,今日擁有許多有名的商家、便利商店、進口日本東南亞最流行產品的超級市場、嶄新的商場…,昔日的戰地已成歷史中的一頁。


不禁令人思考,那今日的戰地在何處呢?


此行除了參訪重要的戰地歷史,還參訪了兩家教會,一家位於金門黃金地段的金門基督教會,另一間是位於有摩洛哥美地旁的沙美教會。


最後一天的沙美教會令人驚艷。

今日的戰地在何處?我找到了答案。

主責的范傳道,曾任職於金門大學的他,不論是神學或專業,擁有傲人的台灣和美國的學識裝備,但與妻子願意委身於偏鄉離島的教會。過去大學教職和行政職的經驗,成為他牧會和帶領年輕人的助力,已是古蹟的教堂建築,在外觀不得破壞的前提下,今年會開始修復工程,而裡面的裝潢佈置,處處看到嶄新年輕的活力!感謝神的是,這個教會從小到年長,每個年齡層都有一樣的人數比例,真是一個健康的教會。最令人感動的是,基於教會體制的許多限制,范傳道並沒有被「人的制度」受限住,而是用超越的眼光做能做的事,教會猶如建築本身,雖外觀必須維持古蹟的建築架構,但內部軟體卻處處充滿超越想像的設計。他說:「有空間就有機會,有機會,就有可能有聚會」,不被「現實」條件綁住,並能在「不能」與「可能」之間找到著力點並全力以赴。


這就是今日我們的戰地。


信仰的道路上有許多的挑戰、許多來自家人或職場、自身的種種困難或障礙,家人不理解的攻擊或他人的不諒解、宣教的難處可能就像砲彈一樣激烈又殘忍、無情又看不到盼望,但若我們心中有熱情、有從神給我們的眼光高度,就能有特別的智慧在「不能」中找到「可能」的解決之道,也能在禱告中得著和軍人一樣的堅忍力量。


本趟的金門本地導遊,告訴我們,金門在戰備時期,全民皆兵,包括女性是要當兵到懷孕,小孩子在12歲到15歲就開始有任務。


許多家庭的信仰,很多是從媽媽姐妹們開始。身為一位母親,特別感觸在家庭家族中,踏上信仰道路後的心路歷程。


但這些辛苦都會過去,用信心持守的真理,就如當年英勇戰士的血汗不會白流,在沙漠曠野之處,神不會忘記一位放下許多世界看為榮耀頭銜的僕人,神也不會忘記在每個神兒女屬靈戰場上,祂會親自成為我們的元帥,引領我們渡過一場又一場的挑戰。


今日的戰地在何處?

不要忘記你我並不孤軍奮戰,看似廢墟的殘垣牆壁,也能拍出天堂般的驚艷美景。



基督徒的戰地文化?      

▌黃俐瑀傳道


出發前,憑著印象覺得金門就和其他的離島一樣,是孤立在汪洋上的一個小島,但是沒想到金門居然就在廈門的對面,離大陸那麼近,最近的距離從金門的馬山觀測站,到大陸的角嶼,也才2公里的距離。


雖然比起和台灣的距離,金門離大陸那麼近,又是同文同種、再加上近年來的小三通,交流變多了,卻感受不到濃濃的大陸味,除了市集上幾包紙皮核桃露了餡,兩者之間還是有很清楚的區別;我好奇地問當地導遊,在當地人的內心中,自我認同是台灣人?還是大陸人?亦或是在模糊地帶中?但導遊告訴我,他們並沒有這方面的困擾,他們非常的清楚、並且認同自己是台灣人,也沒有嚮往對岸,甚至自己的孩子就是職業軍人,為國效力,也許是因為戰地文化、教育、和政治的不同,也將兩者之間,不同的價值觀清楚的分別出來。


我們基督徒何嘗不是嗎? 在自我的認同裡,我們清楚自己是屬基督的嗎?或仍舊是屬世界的?抑或想在模糊地帶,企圖漁翁得利? 我們身上有散發濃厚的戰地文化,與地上世界的價值觀清楚分別出來嗎?如果不能清楚地分別,天天穿上屬靈軍裝,來對抗伺機滲入的世俗文化,可能很快就在安逸中同化了!金門幾個歷史上的轉捩點,鮮活地刻畫出不同的年代,民國38年-古寧頭大戰擋下共軍的進擊,守住金門,也守住台灣、民國47年八二三炮戰,槍林彈雨下固守金門,民國68年中美斷交、民國89年逐步實施小三通至今,每個年代有它的故事,這次的旅程走過坑道、八寸砲、擎天廳、小金門、百年教會、建功嶼、金門酒廠⋯。


當時過境遷,同樣的地點換上了不同的風景之後,在人心上能夠留下來的是什麼?同一個人物,在不同的史觀紀錄下,亦可能出現兩極化的評價,或褒或貶,但旅程的最後一站,莒光樓裡胡璉將軍留下的事蹟,無論是他「狡如孤,猛如虎」的封號、戰無不勝的戰功、對金門人的照顧,以戰車接送學生、婚喪喜慶的補助金,以及他不刻意為己留名,將莒光樓的提名讓給勇敢小兵的鼓勵,在金門人心中留下的,是直到如今共有的美好風範!





金門的美麗與哀愁

▌盧貞秀姊妹


金門的美麗與哀愁一直是人們走訪金門想要探究的!進出金門四次,漫步在這座昔日海上前鋒,依然可見彈孔累累、因應戰火所挖掘四通八達的瓊林民防坑道,而更令人揪心的是悍衛家園的戰鬥精神~生活不怕苦,工作不怕難、戰鬥不怕死的堅毅,小兵立大功的勇氣、堅持,成就了金門這片土地戰地文化,奠定了臺灣今日安定繁榮的局面!


當年,這些熱愛國家的國軍,浴血奮戰,疆場博命,前仆後繼為臺灣爭得了一線生機,就是順從軍令,忠於職守。如今,這些戰事已然成為歷史陳蹟,海浪早就把當年戰場的血跡洗刷乾淨,其所留下的生命痕跡和印記又帶出多少儆醒呢?!戰史必需真正成為提供未來發展的一種文化資產,而非試圖抹去、遺忘的歷史負債,才能看到核心價值!一如我們在奔跑天路的歷程中,總要面對大大小小的爭戰,我們總會經歷前所未有的屬靈攻擊,以弗所書6:12提醒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所以我們要認真看待,穿戴全副屬靈軍裝~與神回到正確的關係,堅定對神的信心,對神話語的順服,活出軍人的精神與靈魂「為己無所求,為主求一切」!



金門行 軍魂醒

 ▌蔡姈燕傳道


過去一直對金門有 很大的憧憬,有機會想要過去看看的不是戰地,而是牛肉乾,豬腳貢糖,麵線,菜刀。此行跟著教會的牧者同工到金門, 在領隊的解說這地同時存在著閩南、橋鄉、戰地文化的小島。也開啟了,我對金門幾個歷史上的轉捩點的好奇心?


古寧頭戰役,823炮戰, 民國68年中美斷交、民國89年逐步實施小三通至今,每個年代有它的故事,兒時影片中的莒光樓上的毋忘在莒 出現在眼前時,感動也感謝,過去八二三炮戰,槍林彈雨下守住金門、守住台灣的勇士這次的旅程 走訪八寸砲、擎天廳、幾個坑道、小金門、百年教會、建功嶼、金門酒廠……擎天廳是完全是為了躲避炸彈而設立一個沒有柱子的開鑿場地。


長80公尺、寬50公尺、高12公尺,可容納大約700多人的空間,一千多個阿兵哥,採三班制,不分晝夜地趕工,以炸藥、簡易機械工具及雙手開鑿原本預計三年才能完成的工作,前後費時9個月,非常震撼的場所


等待解說時,螢幕上寫著 榮耀使命與傳承~「人定勝天」,擎天就是「托天」或「舉天」的意思,這就是非基督徒的只能倚靠自己。 


最感動的是沙美教會的牧者分享,原在金門大學任教50歲退修,因著呼召到美國讀神學院。


原本居在美國而回到台灣牧會,只要有空間,就有機會,有機會就能聚會!在有限的空間,再創造出空間來聚會,另外還設置了教育館供學生自由使用,只要有需要能做多少就做,很有活力的一間教會。此趟金門行很被感動。吸引我的不是名產 ,因而參觀了軍事戰地與當地教會,有不一樣的眼光。


歷史一代代的傳承,現在的我們們不是手拿武器打仗,而是與看不見的空中屬靈掌權者爭戰,更需時時儆醒。


高牧師常常告訴我們每一位基督徒必須為詩人、軍人、牧人這個核心價值,再次感受到, 需要穿好全副的軍裝, 時候不多了,必須積極、迅速、整齊合一的在隊伍中跟著教會打一場屬靈的仗。

戰爭的痕跡

▌楊濬竹傳道


金門,有著濃厚的戰地氣息,古寧頭戰役、八二三砲戰,之後還經歷20年的「單打雙不打」宣傳彈轟炸,當時中共打來的幾十萬枚鋼鐵砲彈,至今製刀工廠都還用之不盡。


金門,有許多戰爭留下的痕跡:坑道、石穴、大砲、火箭筒、防登陸樁、烈士紀念碑、戰史館、作戰記錄…


最近在構建台灣四百年舞劇,看過這些遺跡後,腦中對戰爭的想像又更加鮮明,「沒有金馬就沒有台灣」、「毋忘在莒」,如今終於更深刻理解這段歷史了。


老教會的更新

這次還參訪了兩間教會,才發現這兩間都是破百年的古蹟教會!

雖然歷史悠久 卻一點都不老舊,不只是設備上的更新,更看見牧者突破的眼光~


最感動的是沙美教會的牧者分享,「只要有空間,就有機會,有機會就能聚會!」他不惜代價把牧師館打造成一間間教室,甚至讓頂樓合法加蓋(裝太陽能板)好創造出空間來聚會,另外還設置了教育館供學生自由使用,牧者的風範散發在字裡行間,很被感動。



金門之行                 

  ▌董彥君牧師


金門曾經在823砲戰時,每平方公尺落下4發砲彈。真是不可思議的地方,因為天然的花崗岩堅硬無比而擋得住砲彈的轟炸。回想,我們的信仰如何能經得起一切的轟炸而仍然固若金湯?心中有比花崗岩更堅固的東西嗎?是主的愛注入,讓我們無條件的經得起日常的轟炸,是聖靈的引導,讓我們願意跟隨打那美好的仗。這次參訪的兩間百年教會,令人感動的,仍有人願意付上代價在這塊土地上耕耘,沙美教會的牧者,善用每個角落,說「有空間就有機會,有機會就有聚會。」服事的積極度,來自於神的託付,跟我們有著相同的理念,真的很佩服。



戰地 「豐」 情話  

▌葉荑芬傳道

 

感謝上帝的恩典,因著信,我們出現在金門,除了順服感動,我們沒有任何的理由,就這樣,我們踏上了金門之行,踩在了這片土地上。


這三天,每一個坑道、每一幀照片、每一篇故事、每一場戰役、每一台戰車、砲台,一幕幕映入眼簾的是人民對戰爭的無奈,家人對家園的愛護和守望,軍人對國家的投效和忠誠。金門之於中國大陸如彈丸般,卻仍屹立在台灣的前線,存留到今日成為我們的感動與激勵,試想若非神掌權,則現在享有的恩典已不復存在。思念及此,我的心被激動,每每拭淚,不為其他,而是想著:若是為屬世的國都能拋頭顱灑熱血,則因著神給予我們的恩典與憐憫,並賦予我們的價值與尊嚴,我們怎可不愈發奮勇為主而活?


身為天國子民,豈有不當兵的道理?惟感謝神,有如雲彩般的見證人在我們前頭為基督做了見證,使我們知道地上的國尚且該前仆後繼為之拚命,更何況天上永恆的家和國,我們豈能輕忽?


求神幫助、使用我們,在這搶奪靈魂的戰爭中,穿上軍裝,枕戈待旦,夙夜匪懈,把忠心留給天上的家和國,攻城掠地並爭戰得勝。更盼望因著新耶路撒冷的應許,把愛心留給世上軟弱、無依的傷患,願主憐憫。






金門之行的感動


▌李易儒傳道

 

「戰爭」對於七年級的我來說,只有出現在歷史課本上,沒親身經歷過。沒有經歷過的事,可不可以感同身受?我相信可以。金門過去是戰地,如今成為一個觀光地,好或不好?看我們怎麼解讀,以人民目前可以安居樂業的角度來說,或許是好事,因為居民不用活得膽戰心驚;一個地區可以發展成觀光地,代表人民過得還不錯。以長遠的眼光來看,新的一代沒有經歷過戰爭,一旦發生戰爭,能有幾個訓練有素的軍人出來打仗?


看著到處都是迷彩色的牆、踩著底部盡是坑道的地面,拜訪的每個古蹟,都有特別的戰史:賴生明傳令兵、胡璉將軍、八二三砲戰、古寧頭戰役、莒光樓、翟山坑道……,每個在金門這塊土地發生過的事,都可以上網查詢到,然而親自踏在前人血淚滴下的土地,感受還是比較深刻。我們讀的聖經,也都不是我們經歷過的,只要我們心裡有眼光,就可以看見聖經的圖像躍然紙上。歷史仍舊在對人說話,金門興盛的觀光,與歷史留下的千瘡百孔,這強烈的對比,提醒我要居安思危。或許台灣整個大環境,都沒有戰爭要發生的感覺,我一個沒當過兵的女生,即使發生戰爭,也起不了什麼大功效,但是,我正在神國裡服兵役。


牧師帶同工走訪一個地方,希望能激動我們靈裡的感覺,牧者同工有感覺、常被激動,才能帶動我們帶的人。這趟去金門,讓我對於「神國精兵」更有感覺。軍人的魂魄與精神,是最震撼與感動人心的,同樣的,當我們的生活態度積極,隨時預備主再來,旁人感受得到。求主使我不求安逸無事,當困難與磨練來臨,有勇氣去承接,因為操練敬虔,凡事都有益處。



▌竇瑜婷姊妹


這次的金門行讓我深刻感到,過去在槍彈雨林中,國軍犧牲奉獻、流血、流淚、流汗,只為保家衛國的心情。

戰場上槍彈不長眼,人人不知能否有明天?只知昨天與今日相比,昨天已在安全中渡過。

在金門看見歷史的痕跡,前往擎天廳 工作人員介紹

原本這邊的工期需要三年的時間才能完工,卻在九個月裡完工了。

走在金門的地洞中能清楚看見石縫中曾放置炸彈的痕跡。

若沒有國軍們的犧牲奉獻,沒有他們勇敢、他們的保護,就沒有現今的台灣。

此趟金門行,也聽到小兵立大功的故事,還有勇猛的胡璉將軍英勇事蹟⋯深深覺得敬佩。 對當時的歷史、戰役,或許不是很了解 但看到他們認真保衛國家的態度時,也會讓自己再次反思自己的生命。

軍人勇猛在戰場向前邁進時, 雖看不見前方道路,當又必須經過時。我相信,他們只有憑信心往前走  因為路是靠人走出來、闖出來的。


然而,我們的生命也是一樣!這一生沒有回頭路,只有你願不願意往前,願不願意為主擺上?


走訪兩間教會,聽到牧者的分享,能感受到神一直在當中做工。


此趟,金門行也幻醒了自己的軍魂,準備好要為主燃燒、為主爭戰。




▌邱大瑋弟兄


這次的金門行,特別有印象的,就是導遊在莒光樓提倒的胡璉將軍。先不論胡璉在戰場上的英勇事蹟,聽到導遊小姐特別提到這位將軍是特別用心在建設金門,積極從事地方文教與經濟等建設,開始著手培植地方人才,改善民眾生活。導遊小姐說到,胡璉將軍來到金門,也讓當地人民對於軍人留下好的印象。


在參訪金門百年的教會時,我對於我們最後一天參觀的金門沙美基督長老教會有深刻的印象。


這間教會的牧者-范仲如傳道,我特別感受到他對於這間教會的用心牧養與付出。這位傳道雖然因為長老會體制的限制,無法成為牧師,只能任聘為囑託傳道,但是他對這間教會的建造,是用他的生命去建造。在參觀這間教會牧師館的頂樓教室時,發現他們和我們教會類似的地方,就是要充分利用可以利用的空間,要將這些空間有最佳的利用,用來祝福這裡的會友、青年學子。可以感覺,這是間活絡的教會,是會不停向前走的教會。


感謝神,這一路上真的感受到神許許多多的恩典,在我們每天經歷的天氣,在那時候就是最佳的天氣,導遊小姐人也是很和善。如同高牧師常常提醒的,要認真的把我們遇到的這些美好的事情,都歸功於神所賜下的恩典,若不是祂美好的安排,我們無法有這麼美好的行程。




「戰爭」的感懷

▌林韻綺姊妹

我不在台灣成長,對於台灣的歷史不熟悉。對台灣的了解只能從父親的口中略知一二。父親常常跟我們分享祖父和他自己的「往年故事」,當兵的故事,中國的威脅,國民黨政府的白色恐怖,etc.,當時日本已經是政府穩定的國家,這樣的故事不是很真實。雖然如此,其實「戰爭」對我而言並不是一件遙遠的事,因為日本是第一個被丟原子彈的國家。記得我就讀的小學的年度「學藝會(中文是表演會?)」高年級會演的戰爭主題的戲。五年級的時候我們也演過,我的角色是一位農民,講的台詞是「我們家的馬和牛都死光光了!」(因為被炸彈炸死了)然後,還跟幾位同學演了屍體躺在舞台上。高年級的小學課本裡,一定會有關於戰爭的故事或是原子彈的故事。網球教練曾經也要我們思考「為何需要讀歷史」。我的答案是「為了不重複戰爭的悲劇」。當時的日本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後50年,非常看重「和平」這件事。因此對於『戰爭』這個詞,我有很深刻的感懷,又懼怕,又心疼,又痛恨、一直不希望它發生、也沒想過在自己的有生之前會經歷戰爭。


很慶幸這次有機會跟著教會同工一起去金門,因為如果不是這樣的機會,我自己應該也不會想到這個旅遊路線。這次去金門,跟我曾經聽說的金門已經完全不一樣了。看了很多變成觀光景點的「砲場」,「地下坑」,海岸線,只能想像台灣軍隊當年用這個砲保護國家,躲在這個坑裡面逃命的情景,但完全沒辦法想像。看著平靜安穩的海邊,山景,開盛的美麗花朵,沒辦法想像在不久以前,這裡是個戰場,是死了很多人的戰場。直到,在一處有很多電話能聽到當年的軍兵見證823砲戰的戰況時才感受到那場戰爭是真實的,聽著聽著差點流下眼淚,聽不下去趕快掛電話。其實這就是真實,這個和平才是假象…,所以我不想聽下去,也是想逃避的心態吧。


那一些「過去」真的是「過去」了嗎?現在的「和平」是永久的嗎?從小一直有這樣的疑問和懼怕。只要有人,就不可能沒有戰爭,這就是人類的悲哀,因此在未來的某個時間點,一定還會有戰爭。不用說未來,在台灣以外的國家,在這個世界上每天都會有大大小小的戰爭。而在這樣世代的我們,身為基督徒,我們該如何活出真理,活出基督的樣式?


最近教會越來越強調要有「軍隊的模式」,因為我們得救不只是想要安息,我們需要爭戰拯救靈魂,要爭戰就要成為屬靈的軍隊。一開始我是很害怕聽到這樣的訊息的。不是應該要避免發生戰爭嗎?因為只要是「戰爭」就會讓我聯想到那一顆可怕的原子彈,還有那殘局。溶解的身軀,用自己的手捧著流下來的眼珠,在街上流浪找水,因為又熱又渴,跳進河裡,最終死在河裡的人群,那個畫面只能說是地獄。這一些人,那天就像往常一樣,起床,吃飯,上學,上班,買菜,玩耍,做平常做的事,下一刻他們突然就被丟在如此殘酷的現實。這就是戰爭。不管在日本,在烏克蘭,在越南,戰爭就是無情的。


但,被惡者擄去的靈魂不也是如此嗎?屬靈的軍隊就是要保護這樣的靈魂。真正的「戰爭」不是為了毀滅,而是為了拯救,為了保護,必須得勝。聖經裡的「聖戰」跟人的「戰爭」不一樣的是為了保護神的國度,不是為了侵略或各國的利益。聽到有一位年輕的小兵為了傳達訊息帶著必死的任務衝進戰況激烈的前方,終於心裡有點小小地明白為何要來金門了。他就是聖經裡說的那一粒麥子。我們成為基督徒,以禱告為爭戰的武器,在撒種的事工裡,跟惡者搶救靈魂,這就是這世代的「戰爭」,只有一次又一次的拯救,爭戰。而戰爭是必須的,因為只要耶穌基督還沒來之前,沒有真正的「和平」。來到金門這樣的地方,雖然曾經是一個激烈的戰場,如此已經成為沒有戰鬥力的觀光地,有一點點懂「成為軍隊,為了拯救失落的靈魂而爭戰」的必要性了。



再訪金門之我見我思


▌李三春牧師


這次是第二次跟著教會來到金門,這次有當地的導遊的帶領與介紹,使我對金門的過去歷史與當地的風情文化,有更進一步的了解。對於這次金門行有以下兩點心得:


一、要保持戰時的危機意識

過去的金門經過炮火的洗禮,有10幾萬人的軍隊駐紮,滿街都是軍人。且當地還有金門自衛隊,不分男女皆要服兵役。具有強烈的危機意識,及充分的作戰準備。但現在的金門卻是軍隊撤離,取消金門自衛隊,街上看不到幾個軍人,呈現出一片歌舞昇平的樣子,且與對岸小三通,從金門到廈門非常近且方便,甚至可以一日遊。且有不少從廈門的姑娘嫁來金門,有兩岸一家親的感覺。對比之前戰爭風起雲湧的金門,現在的金門則是百姓安居樂業,談笑風生,一切以拼經濟為主要考量,沒有任何的危機意識。這是令人比較擔憂的現象。我們的信仰也是如此,若沒有危機意識,則容易懈怠,很容易就受到魔鬼的引誘和攻擊。就像當年的大衛王一樣,沒有去打仗,睡到日頭平西,偶然看見一位女子抜示巴洗澡,而與她犯下了姦淫的罪。所以,我們要穿戴屬靈的軍裝,警醒禱告,隨時做好屬靈爭戰的準備,才能戰勝魔鬼一切的伎倆,靠主爭戰得勝,過得勝的生活。


二、教會的牧者要有所作為

這次我們參訪了兩間教會,都是有百年以上的歷史,建築物都被列為古蹟。但是看到其中一間教會的牧者,雖不被該教派所接納認同,只能擔任囑託傳道,不能主領聖餐及為人施洗。但自許為主託傳道,意思是主所託付的傳道,積極傳福音,不斷地開創聚會空間,建造教會。目前教會人數已達百人以上,會友從小孩、青少年、大學生、到社青、夫婦、年長者都有,年齡層分佈極為均勻。讓我看到一位牧師不受體制的限制,不安於現狀,能勇於突破。熱心傳福音,拼命為主事奉,是神忠心僕人的榜樣,令人十分佩服。


求主幫助我們,使我們常保有屬靈爭戰的危機意識,常常警醒禱告,隨時做好屬靈爭戰的準備。且要忠於主的託付,不安於現狀,不墨守成規,勇於突破,做一位熱心傳福音,愛主、忠心事奉主的僕人。









317 次查看

Comentários


​最新文章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