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泉源之聲BN.jpg

向著標竿直跑的跑法?|主日信息


「向著標竿直跑」這句話是我們所熟悉的,而這句話也蘊含著,「打那美好的仗」,而這也與一件事有關,也就是「當跑的路」。而當跑的路對了,就是打了美好的仗。


先來探討「馬可」這個人。因他起先向著標竿直跑的生命道路並不怎麼直,但後來重新回來後,路很直。因保羅和巴拿巴,起先的宣教旅行帶著他同行,後來卻因不知名的緣故,中途離開了他們,以致在第二次宣教旅行時,巴拿巴還是想帶著馬可,但保羅不願意,因此保羅與巴拿巴起了爭論並分道揚鑣。不過,馬可並沒有消失,後期他成了彼得很好的幫手。甚至到後來,保羅在監獄中說出,馬可是他在獄中很大的幫助與安慰。在提摩太後書,保羅寫到,在這最後的日子,要趕快把馬可帶來,因為他對我的傳道是有益處的。所以,馬可這一生有很好的起點,但在爭戰中也許曾退卻或改變了道路,所以他所走的路,不怎麼直。這就像上週主日所說,我去,卻不去,後來懊悔了又去。這樣的生命,是否繪出我們許多人生命的故事?


遭遇眼睛所見的困難,使我們左右搖擺,這些心思意念使我們道路不直,但若我們經過懊悔的經歷,那以後重新走回正路後,那段「不直」的過程,將成為我們時常的提醒。因此我們要學習,向著標竿直跑,不是背頌聖經。觀念對了,才能直跑。因此來了解,兩句成語,以明白重要的觀念。


綠意盎然:充滿喜樂的反而是什麼都沒有的幼苗

黯然神傷:原是豐富,後來卻失去的感覺。


思想我們生命中起初的喜樂,是否大多在甚麼都沒有時,反而充滿喜樂。而在生命豐富之時,卻常有失去所帶來的愁苦。而這樣的衝突點,將常在我們生命中展現。


「酸民」文化,是要警惕我們不要一直站在群眾的位置,只有批評,卻沒有走進道路的行動。而走進道路的方式就是,認識神。唯有認識神才能真的看到神。那如何心眼看見神?就如同保羅,他眼所見的不是生命的困難,而是道路的標竿。那你心眼看見的是什麼?是心眼還是困難?那真知道後,又如何?知道後,要有真的行動,也就是真實的分別。


如同上周所提及的那個兒子,說要去,又不去,最後懊悔又去。這懊悔,帶出生命的分別,你在生命有「懊悔」嗎?這也是聖靈在我們生命的工作。而有真懊悔後,這行動,勝率有多少?此時來探討,如何有得勝的行動?


思想一:還有選擇的機會?

因為有選擇權,所以大多數人無法向前跑。

生物有掠奪、情慾交配的本能,但人因為有靈,所以不能隨意廝殺和交配。也因有靈,我們有生命的道路。看見這麼多主的見證人,關鍵在,是否願意相信神。神說,到我這裡來,你可以選擇你所要的平安,或是為主踏上征戰的道路。選擇權是幫助我們明白那萬中選一的機會。選擇權是願意放棄那容易的平安穩妥,選擇那艱難卻屬神的道路。


思想二:向耶穌的方向跑?

選擇了神的道路,但你所用的方式是?

高牧師,過去用自己的計劃,無論是讀化學系,成為陸戰隊,到從零開拓教會,一切都因著為主擺上的心,神也幫助。但後來這路開始走向他所不願意也得做的階段。在台南聖教會,開始了國語堂到後來的建堂。這隨之而來的攻擊,以致開始心生退卻,到想離世與主同在心情,甚至想放棄當時的一切。然而,這一切過程,卻是自我開始被雕塑。以前的計畫全被拿掉,不再用自己的方法。高牧師後來所看的,不是外在的台南聖教會,而是看到神開始掌權,學習到什麼是破碎,也了解到宣教的心情,這也是教會宣教文化的起點。神要我們為他征戰,為他成為精兵,開始有自己的文化。使世界看到教會是綠意盎然的環境,並非世界那充斥著黯然神傷的光景。


一、看到許多見證人的感動

亞伯,所獻的是頭生的,意味著他獻上的是他所有的一切。神知道亞伯愛他。如同,挪亞被神看見,並且學習為神分別,他關鍵不只在為神建造方舟,而是與世界分別。而亞伯拉罕,看見的是,他為神放下一切財產,往前走。


二,卸下所有重擔與纏累我們的罪

想問,游泳的時候,會穿一般的服飾或穿重裝備游泳嗎?因此,在生命裡要順暢向前走,就是要卸下一切的重擔。無愧的工人會聽懂神的話,並為主分別。也就是自願清潔自己,自動卸下纏累,走上這條主所指示的道路。


三、仰望為我們創始成終的耶穌

無論有多少困難,都願意仰望耶穌。高牧師在南聖的經歷裡,讓他知道,過去那些委屈與攻擊,神都了解。那顆願意的心,神都知道。當真實了解的那刻起,會發現,擔子是輕省的,軛是容易的。如果我們願意如此行,那我們每一天都會是新的,真實活出綠意盎然的生命。讓耶穌的愛,真實顯現在神的家裡。


在新耶路撒冷,神已將所有都卸下,唯一的傷痕,只有主耶穌手裡的傷痕。但願我們能更認識他,更愛他,讓我們看到的不只是可安歇的水邊與青草地,而是看到,用主的名所指示的義路,讓我們在征戰後看到生命有主的恩膏與福杯滿溢。



▌林莉恬





標記:

73 次查看

Comments


​最新文章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