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泉源之聲BN.jpg

遇見永不放棄的耶穌|天路歷程

見面


十幾年前的一句話「你願意相信耶穌是你唯一的救主嗎?」我說:「我相信耶穌,我也相信其它的」,記憶中當時的我就這樣拒絕了決志邀請。


那是我第二次待在教會,比起第一次的耶誕節晚會的一個夜晚,說起來算是多了不少的時間,這近一個月的日子中,我受到了當時教會弟兄姊妹不少的幫助,也參與那時小組每週的聚會,讀了幾次福音書,感受到了團契間的溫暖,在離開啟程前往下一個目的地時,上面的對話成了這段日子的句點。


離開了「教會」,少了弟兄姊妹的協助,生活中的大小事完全必須自己一一克服,從日常採買、三餐飲食、交通問題、工作處理等等,這些瑣碎的事逐漸將我從那一段在教會生活的感覺抽離出來,我也因此慢慢走進了找不到生命意義的困境中。


那時我二十七歲,在博士班的第二年很幸運地有機會前往美國進行兩年的見習工作,「很幸運地有機會」代表我是完全沒有計畫與預備的前往,想當然爾當時我的美語能力是不好的,「鴨子聽雷」與「失語症」的情況常常發生,在生活中鬧了不少笑話,想起來還真是好笑,而這段期間除了曾經在教會與後來的工作時間外,大部份的記憶我都是一個人獨自生活,凡事靠自己讓我迷失在不斷重覆的研究試驗中,動物的犧牲、人為的創造與科學的意義讓我感到困惑,也因此對生命的目標失去方向,這樣的情況讓我對生活失去了動力,我好像只能日復一日地重複相同的日常排程,默默地期待能趕快結束這段看似令人羡慕的美國行,回到台灣後,回到熟悉的環境中,我的情況仍沒有好轉,博士論文的進度陷入嚴重的停滯,隨著日子不斷地過去,我對自己的壓力也越來越大,陷入自我迷失的困境中也越來越嚴重。


再次相遇


耶穌沒有放棄我,在這樣低潮中,我與高中時認識的女朋友(現在的太太姿君)再次相遇,我記得吃醋與爭吵是我們當時怪罪彼此而分開的理由,再次相逢的我們,多了幾分的成熟與認真的態度來看待這一次的交往,但誰知呢?捍衛自己價值的態度再度成為爭吵的開端,成熟也代表更具破壞性與不認輸,幾次爭吵回想起來也不輸電視劇裡劇情,為何我說耶穌沒放棄我,因為在一次嚴重的爭吵中,雙方都失控於情緒時,我想起了耶穌,在發怒難過的當下,我流淚的跟耶穌說:「求你幫助我,幫助停止我們的爭吵,我願意為你所用,我願意將自己獻上。」,那次很奇怪,在爭吵的當下,姿君的手機竟然撥給了我現在的岳父,岳父母兩小時後出現在我們面前,我們才知道電話不小心撥給了他們,爭吵的情況他們都聽到了,他們因擔心趕來化解了此次的爭吵。


在那次後,我們還是有爭吵,但就是沒有分手,而我的情況也沒有完全好轉,生命的意義對我仍然是個困惑,那時姿君鼓勵我將我的情況告訴我的父母親,她甚至鼓起勇氣幫我跟父母說,也因此做出了休學的決定,選擇先完成當兵的義務。轉個方向就有路走,這條路走到了退伍後,我在台南找到了工作,開始去認識記憶中稱阿嬤家的台南,有了工作後,我們計畫結婚也買了一間舊公寓,如何改造設計新家成了我們開心談論的話題,但沒預期下我們有了孩子,人生也因此走進另一段不同的體驗,居家裝修與懷孕在傳統的習俗下是有許多的牴觸,那個不能裝這個也不能拆,在通通不能做的情況下,我們的新居在工業風設計前題與傳統習俗的規章下,所有家具到齊時的完成品真的是一個工業用的工地,左望右看上眺下視皆是清水泥,有種家徒四壁的蕭瑟感。


轉個方向有路走,但這次路不好走,懷孕期間一切產檢正常的情況下,因為孩子的頭比較大,醫生建議我們提前催生,我們也就如此做,生產當日,生產的過程卻是超出我們所想的極為漫長,好不容易孩子頭轉下來可以生產了,進產房時卻遲遲無法出母腹,一度胎心音停止,緊急情況下孩子硬是被吸、被擠出來,我忘不了當時太太抱著孩子,孩子卻充滿疑惑的眼神,好像在質問我「我怎麼出來了?」,孩子出來後不到一個小時,我們被通知必須將孩子送往大醫院,後續一連串的日子難以忘記卻也不想再次經歷,那時傳統習俗價值的聲音此起彼落,雖然沒有謾罵,但誰知自我的控告才是最深的傷害,我們沒有怪罪彼此,我想我們都怪自己,那耶穌呢?就如上面文章內容描寫,從我自己內心的決志禱告後,我再也沒有想過耶穌,但他還是沒有放棄我,在我們走過傳統習俗求神拜佛幾近筋疲力盡之際,孩子在北榮腦部開刀時,大姨子在北部教會的牧師來到醫院為我們禱告,手術後回到高雄我們也應大姨子的姐妹邀約一同參與教會小組聚會,在那時我們疲憊的心似乎有了安歇之處,幾次聚會太太淚眼滿面,我的心也不知為何感到如此的溫暖,在一次的受洗邀請下,我們決定受洗,那時我還不完全認識耶穌,但我選擇要相信他。


剛搬回到台南時幫大兒子廷益復健

找著你與生命的意義


工作的緣故,高雄與台南每日開車往返維持了一段時間,信主後孩子狀況變得穩定,太太為了不讓我舟車勞頓,我們選擇回到台南定居,少了通車往返,也少了家人協助,我們夫妻倆得獨自陪伴孩子,太太獨立帶孩子每週跑滿不同復健診所,職能、物理、語言治療全上滿,雖然每次復健滿是孩子的哭泣,但也在此時孩子慢慢有了進步。生活的繁忙真的是會讓人淹沒在其中,剛回到台南的我們,忙著這一切,卻停止了上教會,但太太一直不斷提醒我要找教會,我們最後決定到南聖參加主日崇拜,第一次到南聖就在子母室受到邀約,也在這一次就加入了奇祥小組,後續日子耶穌再也沒有離開我們了,喔不,是我們知道不能再離開耶穌了,他一直都沒有離開過,也沒有放棄我們,在南聖的日子,在小組的生活,有了教導與建造,我們更多地認識耶穌,我們感受到我們越多將自己擺上,付出時間來到他面前,我們越受到祝福。


當初那一個決志邀請的對話畫面,回想起來我才知道耶穌不放棄每一位迷失的羊,縱使當初我是如此的回絕他;

我也因此知道了生命的意義,耶穌是來傳遞天父的話、是來為世人犧牲、是來成就天父的旨意,我願意向耶穌學習,在婚姻中、在父子相處中犧牲自己。我知道往後的日子仍然是充滿困難與挑戰,但耶穌是不會放棄離開我們,所以我也要堅持走在這條道路上。


▍提摩太牧區 林子安


奇祥小組每日靈修分享的感動

提摩太牧區弟兄小組團契

與牧區一同前往布農部落探訪短宣隊

全家福


665 次查看

Comments


​最新文章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