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泉源之聲BN.jpg

無懼的愛|天路歷程

追求完美,逼累自己更努力,卻沒有安全感


大家好,我是Inki。我出生在台南,排行老二,上面有一位姊姊,下面有弟弟妹妹。在父親嚴格的管教下,我曾經是一個極度追求完美的人,用外在表現的好壞來定義自己的價值,我覺得只有完美,我才能被接納,才值得被愛,才配得當父親的女兒。但不管有多少稱讚與成就,我一樣還是沒有安全感,覺得自己不夠好,所以一直逼著自己要努力再努力。我心裡也常常有控告與嘲笑自己的聲音,有時還會有聲音叫我做傷害自己的事,讓我感到很害怕。我也常常做惡夢。小時候,家裡有一副觀世音菩薩的掛畫,父母跟叫我去求觀世音菩薩醫治我,也拿我的衣服去除邪。可是這些都沒有效。我還是常常需要跟不好的「意念」抗爭,讓我感覺自己好像精神分裂。我很討厭這樣的自己,但我無法控制。所以我曾經想,「我以後一定不要生小孩,因為我不要我的小孩跟我一樣這麼痛苦。」後來,我在美國留學時受洗了。


最初神吸引我的地方就是「祂接受真實不完美的我」。我不用再戴完美的面具,祂的愛給了我安全感。

但是我直接把自己父親的形象套在神的身上,直到四年前我整個生命被神翻轉。


一連串的打擊,擊垮了完美的堡壘


四年前,為了栽培孩子的語言能力,我獨自帶三個孩子去日本遊學。這不是我第一次獨自帶孩子們在國外住,加上日本是我的故鄉,我只有期待沒有害怕。妹妹當時六個月,我們住在沒有電梯的公寓的三樓,每天至少四次提上提下嬰兒車,走兩趟來回一個小時的路程到教會學校。雖然辛苦,一開始很順利,很充實。但是正在這個時候,事情就發生了。


有一天,學校突然來電通知弟弟受傷,請我馬上過去。原來是他在路跑的時候不小心跌倒,右眼上撞到了路邊的消防柱,肉裂開了。我帶著妹妹趕到醫院的時候,看到小兒子沒力的躺在看診床上,白色的T-shirt染成一片紅色,後來縫了九針。我看著醫生處理他的傷口,但我很鎮定。但是,接著,第二件事情就發生了。


弟弟受傷那天的晚上,妹妹突然燒到四十度以上。我很緊張,用在準媽媽教室學到的方法試著降她的體溫,但沒有效。後來,我想起我有帶退燒藥來,但服了藥之後也只降到39度。我很怕她會因燒太高而導致休克,想帶去急診,但我沒有車,也不知道要去哪裡。而且,兩位哥哥怎麼辦?很多不好的念頭閃過腦海裡。後來我打電話去急救中心跟護士談完的結論是等到早上再去就醫。那天晚上,我一夜沒睡好,等到早上趕快去就醫,這才真正放心。我以為這一連串的事這樣就結束了,但事情繼續發生。


這次換我發燒了。全身無力的躺在床上時,看著身邊的六個月生病的嬰兒,還有幼小的哥哥們,心想在這個陌生的環境裡,我是他們唯一的依靠,我倒了,他們怎麼辦?突然覺得好慌,好恐懼到我沒辦法睡。自從那天起,到了徬晚,我就會胸悶,壓迫感很重。「好想回家。」心裡浮出這樣的念頭。但是我強迫自己為了孩子再撐一下,因為他們好不容易才上軌道。但,我的狀況一天比一天不好。我撐了大概一個多月,已經到了自己的極限。我食慾下降,腸胃出問題,體重一天一天的減少。有一天先生打電話來的時候,我終於跟他哭著說:「我想回家。我撐不下去了。」先生沒有責備我,馬上說:「這個週末,我去帶你們回來。」


面對自己的軟弱,神的醫治,重建生命的基礎在耶穌的真理上


回到台南的第一天,在自己熟悉的環境裡,我心情恢復平靜。但是,隔天我先生出差後,我症狀又發作了。我失去了正常的生活功能。我開始閉關,除了小組長跟一些好姐妹之外,誰都不想見。我也不敢單獨面對孩子。他們的吵鬧聲讓我更焦慮,很恐慌。小組長有空就來陪我聊天,用心聽我心裡的話。中西醫都說我自律神經失調。我也有焦慮症跟恐慌症。有一次,我煮飯到一半,突然心胸一悶,站立不住,無力坐在地上,開始狂哭。當時陪我的姐妹趕快來按手為我禱告,我哭了一陣子後才恢復。我一向都很能幹,從來沒這麼脆弱又失態過。所以我慌了。我都忘了快樂的感覺,每天都充滿恐懼,覺得人生沒盼望。完美能幹的面具破碎的很徹底,我完全不知道如何面對自己,每一天都過得很痛苦。


但是,我很想趕快好起來,所以我接受了心理師的輔導。為了增加體力,我開始養成散步的習慣。一開始走幾步就走不下,心臟沒力跳,有時一分鐘才跳四十幾下。我必須重新訓練自己。一開始只能慢慢走,好像嬰兒訓練走路,這過程很漫長,很煎熬,完全看不見什麼時候會好起來。讀經也讀了,也常常禱告,聽詩歌和很多很棒的講道,也很努力的鍛鍊身體。心靈上,身體上的努力都做了,但是就是沒辦法完全得醫治。


我開始渴慕神的話語,很愛讀經,有「神的話語如奶如蜜」這樣的感受。那種渴慕是我之前沒有過的。我也開始學習和不完美「生病」的自己相處,學會給自己時間,允許自己軟弱。但是,醫治的過程如蝸牛賽跑般的慢。


有一天我問小組長:「我似乎能做的都做了。現在,我還能做什麼?」小組長微笑著說:「那就,享受在神懷裡的溫暖吧!」

這一句讓我愣住了,因為我從來沒體驗過「神的溫暖」。我發現我對神的了解都是從聖經來的知識。尤其是神的「愛」,「溫暖」,這些特質,我並沒有真正經歷過。我敬畏順服神,但我們中間好像有一片牆,缺乏「親密感」。有一天晚上,我餵妹妹喝完奶,在暗暗的房間裡,看著天花板發呆,心裡想著「神的溫暖是什麼感覺?」突然,我很清楚感覺到周圍的氛圍突然變了。我感覺到一股溫暖的「東西」流入我的心,然後包圍著我,好像我被一雙溫柔的手擁抱著,輕輕搖著,讓我感到很安心,憂鬱的感覺瞬間完全消失,甚至有一種不知怎麼形容的喜樂和平安充滿了我的心。我才終於明白,原來這就是神的愛,神的溫暖!


再也不懼怕,因為耶穌愛我,與我同在


從那一次起,當我害怕的時候,我就告訴自己此時此刻神與我同在,那個溫暖的感覺就會充滿我,心裡就充滿了平安與喜樂。其實那時候我連開車都有恐懼,沒辦法獨自開車,尤其是在鐵路交叉路口的時候,我很怕我會失心衝過去。但,從那一次感到神的擁抱之後,我知道神與我同在在我車上,我再也不懼怕。經歷神的溫暖後,不久我做了一個夢。在那夢中,我聽見有個很低沈粗厚的聲音帶著失望的聲色說:「可惡,又有一個靈魂被拯救了。」我深深領悟到這一整個經歷是必要的!現在的我再次能感到喜樂,充滿盼望。馬太福音12:20說:「壓傷的蘆葦,他不折斷;將熄的燈火,他不吹滅,直到他使公義得勝。」我雖被壓傷,但並沒有被折斷,反而更剛強,因為神將我從泥裡捧起,讓我感受到與神同在的甘甜與平安還有屬靈家人的愛。還好當時我沒有因為覺得羞恥而隱藏自己的狀況,而是選擇與小組長和一些姐妹們分享自己的問題,學習接納不完美的自己,接受他們的愛與幫助。


後來,花了將近兩年的時間,我才慢慢好起來。雖然我有時還是有自律神經失調的症狀,但我不再害怕面對自己的軟弱。在婚姻中,育兒中,教會的事奉中,天天都有挑戰,也有事情不順的時候,但我享受與神同行的喜樂,學習一生無私的跟隨神。信主得救(salvation)只是一個開始,不是結局。我們的生命是一個潔淨(sanctification)的過程。我每天更多的認識神,因為神就好像是一個藏寶藏的地方,挖都挖不完。今天的我可能會明白我昨天不明白的事,明天的我又可能會懂了一些我今天不懂的事,一天一天被潔淨,一天一天成長,直到見主面。



▍馬可牧區 林韻綺 inki


與南聖弟兄姊妹同樂

作者與媽媽小組出遊

作者與所屬的國華小組


標記:

281 次查看

​最新文章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