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泉源之聲BN.jpg

媽媽小組聯合 陳宜惠姊妹見證 因愛轉勝 婚姻的破碎與醫治|教會消息

十一月25日上午,台南聖教會媽媽小組聯合聚會「因愛轉勝」,邀請宜惠姊妹分享見證,生命的破碎似乎沒有盡頭,從一個缺憾進入另一個缺憾,直到遇見耶穌,生命得著改變,真正的盼望不會透過人的計畫而實現,單單在神的手中。





原生家庭愛的從缺


宜惠姊妹的父親從事建築業,媽媽是家管,還有一位大她四歲的姊姊,父親從她小時候就開始應酬,應酬的場景就家中,家裡幾乎天天宴客,具有威嚴同時又感性的父親,常應酬完,送走客人之後,醉醺醺的爸爸就會撒嬌對她:「其實爸爸一點都不愛喝酒,但就是為了要賺錢養你們啊!」因為爸爸長期應酬作息不正常,常常要打胰島素控制血糖,父母忙於應酬,因為陪伴過程從缺,鮮少跟父母溝通,沒有機會學習如何表達內心想法,也漸漸封閉自己。他們怕疏於照顧,擔心孩子誤入歧途,成長過程中處處有眼線,不讓她與同學有交集,也不讓她參與學校課外活動、遠足,每天家教、補習填滿父母不在身邊的時間,長大後就成為嚴重的社交障礙。


恐懼蔓延,酒癮的人生


父母在外應酬,姐姐跟朋友同學玩樂,一直以來只剩一個人孤單的在家,排解孤單的方式,就是每天都要用酒精來麻痺自己,當焦慮襲擊,沒有抵抗的能力就這樣,宜惠姊妹酗酒長達十多年,為要自己剛硬、壯膽忘記這些痛苦,連帶也忘了怎麼掉眼淚。


陪伴父親最後一段路


父親診斷出大腸癌,陪他化療、回診的時間,竟然成為精心時刻,記得爸爸總牽著她的手說:醫生說這次很成功喔!沒有人知道,跟爸爸回診的她有多幸福,因為這是只有她跟爸爸唯一的精心時刻,只有這一刻才能感受爸爸完完全全屬於她,即使他病了,那一刻卻是最美好的時光,爸爸終究是告別了家人、告別了這個世界,那天是父親的生日。她一直沒有勇氣去面對父親的離開,思念、恐懼變本加厲,宜惠姊妹說,不管每個人心中父親的形象如何,當失去之後,只會記得最好回憶的那一面,那就是愛的印記。


破碎的婚姻


婚後,原以為可以建立一個美滿、安定的生活,但真實的情況卻不是這樣,先生從事重機械搬運,每天香菸、檳榔、髒話,他常常我:做這行就是這樣,不跟著環境是不可能的。他下班後菸酒不離身,常常夜裡要四處尋人,才知道他今天又跟誰出去喝酒了,在哪個路邊醉倒了,這樣的場景天天上演,爭吵不斷。加上自己一直無法懷孕,在龐大的壓力下,展開求子之路。她突然意識到原來生小孩這麼自然的事,在她身上一點都不自然,她竟要去「做」小孩,這也讓她明白,人生是無法按照自己計劃走的,從懷孕到孩子出生,心裡就好像有計時器隨時會提醒她,若現在不預備時間就來不及,對生活有更多焦慮,她的脾氣就愈焦躁。


父親突然離開,帶給她很大的不安全感,也害怕她的孩子複製她過去生命,先生經常不回家,兩人經常爭吵,從日常小吵,到兩個月到半年的冷戰,視而不見對方的過生活,都習以為常。她成為了「偽單親」媽媽,夫妻分分合合,孩子變得焦慮敏感難帶、易哭、黏人,家裡的生活開銷,奶粉尿布錢,就跟先生一樣,人間蒸發,她責怪對方的不負責任,懊悔這段婚姻,開始聯絡律師,做離婚諮詢。


福音來敲門


就在這時候朋友極力邀請她上教會,先生因為吵架離家出走,他拖著行李走的那一刻,孩子問爸爸:你要去哪裡?他頭也不回關上門。去聚會的路上,原本想反悔不去,神在第一次在聚會中,就安慰了她:「上帝不需要你付出什麼祂就會愛你,因為他是你天上的爸爸。」當下她偷偷擦淚,心裡想起疼愛她的爸爸,她知道她明白,因為「愛是不需要講條件的」。


過去為了婚姻求神拜佛,乩身說她的孩子活不過六歲,2個月大發現太陽穴上簍管外露,在醫學上沒有這樣的病例,就在兒童長庚醫院做了一系列精密的檢查,那段日子,幾個小時就要一次吃頭痛藥,婚姻觸礁、孩子被咒詛、身心俱疲,先生仍工作忙碌,一個人帶著孩子進出醫院,不管是醫生或是身邊的人,沒有一個人對孩子的未來給她正向的回應,沒有先生陪同,一個人抱著孩子擦著眼淚離開診間,極大的壓力壓得無處可逃。


但在教會聚會結束時,弟兄姊妹告訴她:上帝是祝福整個家庭的,如果你信了這詛咒他只會證實給你看,讓你更相信他的存在!自從來到教會後,她感覺有東西急著從我心中逃竄出去,丈夫離家那幾天,內心異常的平靜,孩子也特別聽話,每天幾乎是在歡笑中結束一天,一整個忘記爸爸離家出走帶來的負面情緒。因為不會禱告,所以上網一天一則禱告照著唸,雖還沒原諒丈夫,但內心非常平靜,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喜樂,因為光來了、黑暗就要離去!神在她心裡動工,原來這就是真平安的感覺!在聽信福音的過程心已決定受洗,原本擔心祭祀的問題家人會反對,沒想到媽媽竟說:若你們跟著教會,可以回轉成為一對好夫妻,就去吧!

家暴危機與饒恕


「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哥林多後書 5:17)即使受洗,挑戰依然不斷。受洗的那一年感恩節聚會上,先生在聚會中喝多了,回到家站都站不穩的抱著女兒,365天都在醉酒的先生,感恩節還在喝……她無奈責備先生不會看場合,沒有察覺他臉色已經變的猙獰,回到家後,先生發瘋似的一拳一拳的打向她,女兒在爸爸身後尖叫也沒止住一切,先生把孩子抱到房裡後,繼續施暴,她當時想,這可能是她生命的終點,孩子害怕尖叫聲不斷,喚醒爸爸似的,讓她有逃跑的機會。在醫院等候驗傷時,她問神:不是婚姻走到盡頭才來尋求你?怎麼現在又比過去更差?在禱告中她看見神為他們所做的一切,神讓她知道,原本有機會可以不讓家暴發生,只要不順著血氣,她有機會在那個當下止住她的口、不再謾罵。但他們都沒有,順從肉體、讓從裡面出來的血氣肆無忌憚,魔鬼就趁破口藉機而入。


流著淚懊悔所經歷的,更不捨兩歲半的孩子目睹父親對母親施暴,做了一晚的筆錄,警察一早送她回家,確認先生已離開家中,深鎖大門每道鎖,自己的心深處也牢牢上鎖了,先生以現行犯被拘捕,為要拿到保護令必須先提告他。宜惠姊妹說:「我是個基督徒,我要的是上帝的保護,而不是尋求法律途徑……我在心裡做了一個禱告,希望神帶我走出死蔭的幽谷,我知道我做的一切,都沒有神的計畫來的好,就在當晚預備就寢時,神的靈大大感動我,我跪下來禱告,心想只要出於神我就願意順服,但當神要我饒恕,觸動到我心深處,難過得跟神說我做不到,但好幾處經文就像幻燈片在我腦海中播映著,頓時我明白饒恕的真義,更明白此時神有多愛我。我覺得我做最正確的決定,就是在法官面前承認我是基督徒,我要撤銷對我先生的告訴,因為真理不是這樣。」法官錯愕的重新審問,確定他的耳朵有沒有聽錯,這樣的決定之後,離開冰冷的法院,她的心感到無比的輕省。


愈走愈甘甜的婚姻


先生感謝她的既往不咎,順服神而選擇了饒恕,他知道這已不是原來的她,感謝神給了他們重新來過的機會。先生非常珍惜,也開始看重家庭、尊重他的另一半,他推辭應酬,一段時間後他跟酒友斷了的聯繫,對她說,他開始覺得這樣喝酒的日子好沒有意義,不可思議神在我們的身上做了奇妙的工。而她自己的酒癮是在『光來了,黑暗就要離開』的那當下,真平安醫治了我內心深處的恐慌原本都是紅酒、伏特加才能讓我有感覺從此以後就滴酒不沾。先生開始參加教會大小活動,包括全家第一次跟教會露營,第一次在教會服事……在教會裡有很多的「全家第一次」,孩子三歲生日,全家第一次出門過夜,孩子五歲,全家第一次出國,看似一般般的家庭生活,是經過多少次的破碎和重塑才有的。


神沒有「任憑」她在自己的計劃中順遂,反而在生活中跌跌撞撞,當生命中的懼怕有如狂風大作、海面翻騰,主卻在時候挨近她,對她說:「我是神!」這就是我們家經歷翻轉的印記,當她擔心孩子目睹家暴帶來的傷害時,孩子卻告訴她,她看見爸爸媽媽的改變,她確信只有上帝才能做到!


見證分享之後,宜惠姊妹的先生上賢,也回應太太的分享,感謝上帝帶給他們一家的祝福和改變,他的父親現在加護病房,很希望他們生命的翻轉,可以成為他父親的祝福,希望他也可以認識耶穌。在上賢、宜惠的家庭中,述說的是一個真實的生命,從遇見神、經歷神、到翻轉更新,不是人的計畫,卻是神美好的藍圖,比人想像的更美。












850 次查看

​最新文章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