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泉源之聲BN.jpg

永恆的分界點|5/13 禱告會


生命有他的進程,經過的年歲塑造出不同的人,也走向不同的結局。年老,未必帶給我們生命的智慧,也可能成就一個「僵化」的生命。我是哪一種呢?聖經說有一種人是有福的:「他們年老的時候仍要結果子,要滿了汁漿而長發青。」我是這樣的生命嗎?


詩篇104篇,看似一篇普通的讚美詩,但它仍有著獨特之處,解析詩篇抓住「起承轉合」的概念,特別留意詩篇中的「轉折」,會帶給我們亮點。詩篇陳述的不是教義,而是心情;但我們不是用情緒來做講章,但要抓住作者所要表達的關鍵點,對照我們人生,哪裡應該要「轉」?轉對了,是永恆的喜樂;轉錯了,是永遠的痛苦。


詩篇104篇正如一般讚美詩,稱呼「我的主、我的神」,讚美的核心是頌讚「祢真偉大」,為什麼偉大呢?詩人對神的認識,有哪些內涵?詩人看見這三個點:

1、神的創造榮耀──權柄

2、神的作為奇妙──定準

3、神的賞賜收回──終局


一、神的創造榮耀──權柄

詩篇經常以神的創造來切入,宣告權柄來自上帝。


詩篇104:4-7

以風為使者,以火焰為僕役,將地立在根基上,使地永不動搖。

你用深水遮蓋地面,猶如衣裳;諸水高過山嶺。

你的斥責一發,水便奔逃;你的雷聲一發,水便奔流。


神有創造的能力,也有管理的權柄,「祂的斥責一發,水便奔逃……」人不能越過神的能力與權柄。許多人以自然界的各種物質當作神,其實不是,眼所見的創造物,都不是創造主。


二、神的作為奇妙──定準

神為大海潮汐立下界線,在萬物生命循環中,有它的次序,神立定大地的根基,是無法被搖撼的。


詩篇104:8-13

諸山升上,諸谷沉下,歸你為他所安定之地。

你定了界限,使水不能過去,不再轉回遮蓋地面。

耶和華使泉源湧在山谷,流在山間,

使野地的走獸有水喝,野驢得解其渴。

天上的飛鳥在水旁住宿,在樹枝上啼叫。

他從樓閣中澆灌山嶺;因他作為的功效,地就豐足。


以賽亞書43:19-21

我必在曠野開道路,在沙漠開江河。

野地的走獸必尊重我;野狗和鴕鳥也必如此。

因我使曠野有水,使沙漠有河,好賜給我的百姓、我的選民喝。

這百姓是我為自己所造的,好述說我的美德。


神是精準的神,所造的一切都有美好的心意,屬神的百姓是「為神而造」,並要述說神的美好。神的創造和管理中帶出方向性,所以並非「條條大路通天國」,神的聲音指引選民走正路,我們不能奢望自己過著悖逆的生活,卻還蒙神的祝福。生命中真正的福是在永恆中與神同住,但不是人人都可以做到。


三、神的賞賜收回──終局

神使人成為「有靈的活人」,但因罪而靈性死亡,人變得比萬物都詭詐,使人復興的關鍵,就是「靈裡甦醒」,人得著恩典恩惠,但人若不行在其中,神會收回他的賞賜。以利曾是尊貴祭司,後來被神棄絕;掃羅是以色列第一個被膏立的君王,但最後卻被惡魔佔據心思;所羅門被神大大祝福,晚年卻建造外邦神廟,並在其中跪拜那些神明;大衛被稱為「合神心意的人」,但他也曾經在拔示巴事件中差點失去救恩,大衛的悔罪詩中說:「求祢為我造清潔的心,使我裡面重新有正直的靈……不要從我收回祢的聖靈……」大衛的態度為我們樹立了榜樣,神的道路不能輕慢,聽見神的斥責、敬畏神的權柄,幫助我們行在正路上,不偏左右。「生命不要僵化」,意思就是「讓自己聽得下神的責備,並且調轉腳步」,活著的每一天都是機會調整自己,因為「結局」無法翻盤。


教會在這世代非常重要,因為太多聲音,真理變得愈來愈模糊,教會必須帶領人走對路,若走錯路,整個群體就進入滅亡,所以牧者需要分辨是非,也要分辨羊和狼,把披著羊皮的狼趕出去,教會走對路,才有永遠的喜樂。



標記:

88 次查看

​最新文章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