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泉源之聲BN.jpg

說說我倆的婚姻歲月|牧者心語


好命的他、哭泣的我


看了丈夫所寫66生日感言,我覺得他從小就是個得天獨厚的人,生出來就非常好命,就像他說的「媽媽懷我的時候,上帝的心情一定特別愉快」,跟他比起來我就沒那麼受神的寵愛。


一歲時媽媽就過世,由媽媽的好朋友,當時的高聖管理員撫養我成長,我們稱她姑媽,沒有血緣關係她卻視我如己出,她以神的愛服事主、服事教會,她的好手藝常常包辦了教會的大小節慶、宴會,是我生命中的巨人,她呵護我,期盼我長大成為傳道人,神卻用生活中的大小波浪使我經歷眼淚、孤獨、自卑、生離死別與家中許多的風暴。


爸爸的家與我住的高聖僅隔著一道紅磚牆,爸家中有我的3個哥哥2個姊姊,還有阿姨和她的兒子,當時爸爸要擔負一家9口的擔子,高雄市政府漁業局技正的公務員生活還算小康,每逢過年,爸爸總是分送許多「大尾魚仔」給鄰居和親朋好友,家中的電話機成了鄰居與人聯絡的最愛,半夜守在電視機前與哥哥姊姊一起看少棒賽,是我記憶中最歡樂甜美的時刻。


大哥在我國小畢業時赴美留學,當時高雄到台北坐火車要7個小時,更何況遠在天邊的美國,我只覺得生命中的最愛消失了;姑媽在我高一時的一個主日清晨,突然腦溢血,2小時之後就離開世界,我經歷了人生中的最低谷,也開始意識到沒有媽媽的缺憾。


漁業局後來爆發了一個貪污案件,爸爸被捲入,在看守所好幾個月,為了上訴,家中突然一貧如洗,能典當的都用盡了,哥姊當時讀大學,經濟頓時沒了依靠,只能打工、當家教,大姊坎坷的無聲世界(爸媽從福建過來,她船上發高燒),後來的婚變……,我對於人生的灰暗更加悲觀,小時候姑媽嚴格的宗教教育我置諸腦後,感覺神離我很遠,我沮喪,缺乏自信,總是一人躲在被窩裡哭泣。


那2年的訂婚日子


我求神賜給我一個美滿的婚姻,有完整的家庭,有愛主的爸媽,果真,結婚至今,神彌補了我的空缺,滿溢的恩澤使生命變成彩色,神出手將我放在傳道人的家族,公婆待我如女兒,以前那些痛苦的刻痕漸漸變的模糊不清,從此神是我最大的倚靠。


1980年我與敏智訂婚,那年他去恆春當預官,我南下在南聖開始2年的女傳道生涯,當時恆春到台南的交通要歷時4個小時,巔波的石子路讓敏智一路辛苦往返,為的是要來主日崇拜與一週一次的相聚。


他剛去當兵時,我們第一次見面是在一個月後的主日,他一出現,高耀民師母問他說:請問這位弟兄是新來的嗎?我真的被他嚇到,幾乎不認得他,大光頭之下皮膚黝黑,身形消瘦,耳朵焦黃幾乎潰爛,這是他當初自願挑戰海軍陸戰隊的開始。


在那保守的年代,很少人訂婚會超過2年,我姊鼓勵他當兵前先訂婚免得兵變,當時追求與愛慕者不少,但敏智的專情使我感動,交往時他對我說「3年後訂婚,5年後結婚」,我爸擔心我的天真浪漫,也佩服我的勇氣與戆膽(台語)。


當時的他剛大學畢業,身無分文,也不知將來如何,剛認識時是在北聖,我被他的男高音吸引著,當時他一頭烏黑茂密的頭髮,常在我面前表演甩髮,誰知現在的他已不再是先前那副帥模樣了。


結婚初期


1982年暑假他退伍,我辭了南聖的服事預備結婚,短短1個月他重拾荒廢已久的聖經,能考上華神是神對他的特別待遇,他真的一直是好命的人,報考時他單身,入學時他已婚,我調職北聖繼續女傳道一年多直到生老大,華神3年他在北聖、竹聖與循理會實習,區區的實習費是神考驗我們的第一步。


剛結婚時除了一張床、一個舊書桌和軍中帶回的塑膠衣櫥,我們沒有任何家具,與其他2對夫妻共同住在華神後面的公寓,林道亮院長嚴謹的教導與深度的栽培,學生各個忠心、積極、喜樂的成長,造就許多教會的菁英牧者;一路走來,神給我們滿滿的恩惠,華神至今經歷9次的搬遷,今年6月意外的「新家」是天上掉下來神給的禮物,典雅、精緻的設計,每天都是驚訝、都是感恩,那作夢般的感覺,好不真實,好被禮遇。


士林聖教會是我們第一間牧養的教會,敏智從不為自己的利益爭取什麼,在選擇從零開始的會址時,他只考慮教會的需要,他對神的順服、積極傳福音的熱忱與強大的信心是別人少有的,一家三口住在不到3坪的小房間,他捨棄有3個房間的租屋,為的是讓會堂有方方正正,可以沒有任何視覺障礙的聚會空間。


神告訴我丈夫是神的僕人,做妻子的要成為他沒有後顧之憂的後盾,要支持他的任何決定,要是丈夫犯錯,神的懲罰要比別人更加的重,身為妻子,只要盡力在幕後默默的扶持他,讓他可以盡心的事奉主。


雙胞胎的出生是神給的加倍禮物,從老大喝的當時倒數第二便宜的明治奶粉,到雙胞胎昂貴的醫瀉奶粉,公婆的有形、無形幫助,使我們度過了事奉與經濟的考驗,從破舊的摩托車到一萬元購買的老舊汽車,孩子們在好像「烤箱」的汽車裡,享受了快樂的幼小童年生活。


他是神的僕人


1989年一家五口來到南聖,神給敏智突破傳統、遠眺的眼光與異像,公園路八年的蜜月期因建堂而結束,由起初160人的會友增加到400多人,場地不敷使用,神將建堂的眼光深植在敏智心裡,今天若我們知道有這麼多的苦難擺在眼前,我們一定不敢建堂,好心酸、好刻薄、好強烈的阻力,敏智對神絕對的信心是我最佩服他的地方,而我也被他訓練要有一顆強大的心臟,好承受他許多的創舉,即使做妻子的我常心驚膽跳,即使當時不明白,我仍默不作聲,因我相信丈夫,他是神的僕人,我只需為他禱告。


今年我們結婚滿40年,丈夫的成長是交往時看不到的,東海大學團契主席他非常的突出,他很搞笑,幽默,很會跟人互動,有一顆柔軟的心,我神學院第三年在東海大學補修大學學分,猶記得要註冊時我完全狀況外,他常笑說若不是他解救,我還在東海郵局前哭。


神學院前後2年我經歷了客語佈道所與空中英語教室的實習,當時神學生都很窮,我也不例外,月底與室友打破存錢筒,用區區的幾十元一起過活,當時他還把省吃儉用的零用錢2次各寄了100元給我。


大膽的追、傻傻的跟


有一次為了慶生,他用破舊的腳踏車載我,大膽走進當時的遠東百貨公司香港飲茶坊,他一邊吃一邊計算價錢,深怕超出預算,在達到預算之前他停止點菜,不管女朋友是否吃飽,卻忘了加上茶資,結帳時整個超尷尬與窘迫。


在南聖女傳道事奉時,我生日,他從我抽屜挑一張卡片,買他最愛喝的可樂送我當生日禮物;還有一次我生日他買菊花送我;有一年中秋節,他買了饅頭,帶我去我一直很害怕的台中殯儀館旁邊的公園賞月。


當時銘傳畢業的學生是公司行號最喜歡雇用的,比起鄰近的東吳、淡江、文化大學的學生更好用,因我們畢業前,都必需用打字機考過每分鐘打50個英文單字的成績;結婚後,電腦剛盛行,敏智買了一台陽春電腦自己摸索,我訝異他學東西總是好有智慧,一學就會,當時我很依賴他的電腦,生日時,他買了一台白色迷你電腦丟給我,要我自己學,我生氣他狠心又無情,後來才明白原來他逼我自己操作,為要有今日的進步。


有一年,他神祕的帶我去百貨公司說要給我生日驚喜,結果他買了一隻拖把,說這高級的拖把可以讓我拖地更輕鬆;他搞不清楚女生喜歡什麼,只覺得菊花很漂亮,拖把很實用,可樂很好喝,這就是他,大膽的追我,勇敢的表達心意,我卻傻傻的跟隨著他40年了。


明年高鐵教會即將完工,更大的遠景是神給的期待,為要使更多人得著福音的好處,我們來南聖經歷了3次的建堂,第一次是在公園路8年後,主日暫借南神聚會,辦公室遷至勝利路,府前四街第一期的工程充滿眼淚與攻擊,會友離開了將近150人,若不是神的眷顧,我們根本走不下去,這教會只歷時6年多就拆掉重建。


第二次是借用安平國中崇拜,喜兒坊、市政府、社教館都有我們寄人籬下的足跡,辦公室暫租對面31號,這第2階段的建堂,弟兄姊妹的同心與對牧者全力的支持,是神的憐憫,今天南聖2000人左右的盛況,是榮耀的、是人人羨慕的,卻是用膝蓋與眼淚、用信心與神的愛堆砌而成。


感謝神賜給我一個愛神、愛人的丈夫,他並不完美,但全心愛主、為主拼命的衝勁常震撼著我,他口若懸河、不需逐字稿的講道讓我望塵莫及,每年一齣的聖誕歌劇開啟了教會的文化素養,今天全家都是傳道人,不是我們能,而是神的作為。

他常說人與人的關係要輕鬆,但與神的關係要非常的嚴謹,因此即使有人惡意誹謗他,被人踐踏在腳下,他仍一笑置之,他的生活路線只有3個:教會、家庭與球場,若聽到有誰家的男主人很會做家事,他總是露出羨慕的眼光,神配搭我倆各有不同的特質與責任,而「男主外、女主內」的角色似乎也在生活中調和的剛剛好。



▌洪瑞玲師母


交往

當兵中


華神新生


全家福


1989公園路南聖


教會第一批制服


高家六人


1,086 次查看

Comments


​最新文章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