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泉源之聲BN.jpg

從美國飄洋過海來台的奇妙見證|天路歷程


德州長大的我


我在美國德州出生長大,在達拉斯讀國小國中高中。我小時候參加不同的運動,不過游泳是我的最愛,因為游泳很花時間,一天要練習兩次──早上與下午,我幾乎沒有額外時間認真參加別的運動。我的教練與隊友都很厲害,有人參加了奧運會,也幾個人獲獎了奧運金牌,所以我認為我很幸運能參加那裡的游泳隊。小時候我的朋友圈都是游泳隊友,爸爸非常支持我但他都沒有給我任何壓力,比賽前我緊張時他會說贏輸沒關係,只做你盡量就好了,說不定你能進步。媽媽也犧牲自己的時間,一天兩次開車載我們兄弟來回游泳池。她說游泳是好的運動因為練習後我們都很累,會乖乖睡午覺,給她休息時間做家事。


在德州大學奧斯汀我修了電機系,因為我喜歡數學與科技,也沒有別的想法學其他的系,只是跟著哥哥讀通用的科系。畢業後我搬到加州的洛杉磯做工作,我蠻喜歡洛杉磯的生活,下班常常去海邊玩沙灘排球。在洛杉磯我繼續修兩個碩士:電機與企業管理,之後搬回去德州經過兩個顧問公司工作後,創作自己的軟體設計師公司幾年。


作者在美國德州長大

從小熱愛游泳

跨洋來台的契機


當時我經過幾個國際的小案子在香港、東京、新加坡、吉隆坡,認為想要學習外語才能比較了解異國文化,深入國外生活,等等。於是我做研究去日本,中國大陸,韓國與台灣。在四個其中選一個地方住學習他們的外語,結果我選了台灣。因為我想給自己挑戰學習繁體中文字,還有在台灣我感覺很自在,生活舒服,很特別的,人們對我很好。

延續熱情-游泳


我讀了台灣師範大學的華語系,那時候我參加了學校游泳隊,我很幸運地能參與全大運游泳比賽,是乙組選手(乙組是一般組,不是甲組國手那種組別)就能成真我的夢想參加一個大學游泳比賽。在德州大學我沒有參與他們的游泳隊有幾個原因,主要的是爸爸不讓我因為參加大學的游泳隊,每天花5個小時練習,會影響我的學業,其次原因是德州大學游泳隊是美國最強的,我不太適合加入他們,我不是國手等級的,不過在師大參加一般組的等級是剛剛好,可以拼冠軍,享受全國比賽的刺激。


作者於師大華語系畢業

全大運游泳比賽

全大運獲得佳績

搬來府城-台南成為我的最愛城市


我住了台北大約10年,兩年多前決定搬到台南來因為我的軟體工程師工作能在任何的地方做。台北生活頗貴,每次我來台南就留好的印象,所以為什麼不要搬到台南來?我認為台南是台灣最好的城市,大小足夠大,但不是太大,什麼設備服務都有,有歷史文化古蹟,輕鬆的生活步調,漂亮的漁光島海邊,太陽很大就像德州灼熱的天氣一樣。我認為台南很像德州的奧斯汀,很獨特,藝術化,很有歷史,輕鬆的感覺,人人喜愛來旅遊的城市,也是台灣「歷史上的首都」,就像奧斯汀是德州的首都,在台南我喜歡練習游泳,打羽毛球、騎單車、去海邊、烤肉、寫程式。


認真工作

信仰歷程


跟你們分享我怎麼信主的經歷與小故事。小時候,禮拜天我們全家都去教會,我們兄弟上了教會主日學,爸媽去教會。我自然而然接受信主,在主日學我禱告信耶穌,變成基督徒。那個時候我認為大家都信主,之後發現很多人不信主,讓我很驚訝,不知道為什麼他們這樣?在美國很多人對聖經熟悉,但還是不信,認為耶穌不是上帝而兒子,只是一個好人而已。在美國我長大了後換了教會,去禮拜一個非宗派的基督教會,叫做一個聖經教堂(bible church),牧師是一個年輕人,在教會他演講時不是用傳統牧師的口氣來講,而是用一個就像在咖啡廳朋友跟你分享的口氣,很親切,沒什麼氣派,幾乎每件事情他講,他證明了聖經在哪裡,能看到這件事是耶穌或上帝說的。


可能令我最訝異的事,牧師跟我們說,我們都有聖經所以不要等他給我們解釋聖經說什麼,他說門徒用白話寫了聖經是為了讓大家都能讀懂,所以不要依賴他給我們解釋,聖經不是用文言文或花俏神秘說法寫的,我們都能自己讀懂。牧師也進一步說你自己信很好,但最好要知道怎麼解釋為什麼你信,如果朋友問你基督徒是什麼意思,你們會知道怎麼回答解釋。


爸媽成為我的禱告同伴


那個教會有一門教我們怎麼能分享基督教的課程,所以我修了這門課。課程是10個禮拜,我們每一個人都需要找兩個禱告朋友,聖靈一直推我邀請我的爸媽當作禱告朋友,但我很不想,因為太尷尬,不過聖靈不放棄繼續催逼我。以弗所書4:30說,我們不要讓聖靈憂傷,所以我終於我服從了問了爸媽。在這10個禮拜,每週我跟爸媽見一次讀聖經、禱告與討論我在基督商店挑選了的小本子課程。令我驚訝的事,很快發現我爸媽慢慢離開基督教的信仰,爸爸有自己綜合的信仰,媽媽因為小時候修了天主教的訓練誤解了「我們做好事就能夠復活」,其實「復活是恩典」。


作者父母親

經歷神作為


在第8週媽媽說,我終於了解,我想接受耶穌,我要怎麼做?所以我們三個一起都禱告了,媽媽接受耶穌。我感謝聖靈不放棄我一直感動我問爸媽當禱告夥伴,媽媽成為基督徒兩年後過世了,醫院護理師很貼心,在醫院房間裡,讓我有獨自時間跟媽媽的屍體告別,我親了媽媽的額頭說告別後,突然間在我全身裡聽到小聲音說:「為什麼你在死者中找活人?」。我驚訝不說什麼,然後很宏亮的聲音說:


「她復活了,耶穌像祂承諾的一樣使她從死裡復活」再有一個小聲音說「她是跟耶穌在一起,在世界她的事完成了」。


▌馬可牧區 胡浩洋

512 次查看

​最新文章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