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國的黃金搭檔│時代信息

生命的旅程,我們總是會遇到很多人,有一個詩人歐陽修曾經寫說:「酒逢知己千杯少(下一句是什麼),話不投機半句多。」不是所有我們遇到的人,都可以成為知己,就算是知己,也不見得能夠維持一輩子……


我生命中有沒有「黃金搭檔」?舊約故事中,迦勒、約書亞,就是我心中的黃金組合,二人同為12個探子,前往窺探迦南地,其他10個探子報惡信使百姓的心消化,但他們堅定信靠神。神對迦勒的評價是:惟獨我的僕人迦勒,因他另有一個心志,專一跟從我,我就把他領進他所去過的那地;他的後裔也必得那地為業。


四十年過去,那些不信的百姓都在曠野死去,迦勒、約書亞看著應許之地,他們是以色列中最老的兩個人,雖然不再年輕,但是他們依然站在一起,想當初他們一起窺探迦南地,而經過四十年,他們依然並肩作戰,這是神國戰友!!所謂的戰友就是,不管你們有多少時間相聚,只要爭戰的時刻一到,另一個人一定在!就是這種把握。神國的黃金搭檔,要具備哪些特質呢?


1. 「專心」跟從一位主


對我們來說,「跟從主」不是一個新的教導,我們聽起來也常覺得不痛不癢,我們真正的挑戰在「專心」。上禮拜的泉源甘露,其中有一篇提到「專心敬畏神」,我很喜歡那個講員對「專心」的詮釋,他說:有一個英文聖經版本,把專心,寫成 unite my heart 時,unite這個動詞就是「把很多不同的部分組裝起來,變成一個整體」,我們常認為心本來就是一個整體,所以專心就是不分心,沒有拆開來,但是,事實上我們往往把生活分成很多部分,工作、學校、家庭、人際、信仰、財務......等等,然後每個部份可以獨立運作,互不相干,比如我可能在家裡是一個樣子,但在學校是一個樣子。這世界告訴我們說你這個人是可以切割的,這個部分不會影響到別的部分,我們可以保有許多「無傷大雅」的小秘密,只要夠隱密,就不會傷害任何人,就不是罪,就沒關係,而且這沒什麼,畢竟大家都一樣。但是,這就是罪!而罪就像病毒一樣感染人的靈魂,如果不解決,就會擴散到生活的其他部分,沒有一次例外!這些小隔間、小祕密像一道道牆,阻止我們專心於最重要的事,什麼事呢?「敬畏神的名」(v.11)


專心,是我們對小孩常常講的話,但是我們自己呢?有沒有聽見上帝常常在說的:專心跟從我……一個人不能事奉二個主……但是好多基督徒這一生都在努力事奉兩個主,我們希望有平衡,但其實就像耶穌說的,「一個人不能事奉二個主,不是惡這個愛那個,就是重這個輕那個。你們不能又侍奉神,又侍奉瑪門。」這不是說我們一定要辭掉工作全職事奉,不!!我們可以在職場,但是我們依然事奉主,就像聖經中的但以理,不要怕因為信仰失去好處……不管我們做什麼工作,我們的主都只有一個!


2. 「勝過」曠野的試煉


● 經得起時間的考驗


四十五年在曠野漂流,那是怎樣的景況?不知道你同不同意,日復一日相同的生活,很容易磨掉我們的熱情,我們如何在日常生活中,對主依然火熱呢?


其實不管是婚姻、是跟從主的日子,事奉的日子,不是每天充滿激情,在我們平常的日子裡面,卻要努力讓自己擁有熱情!


我們的人生有沒有曠野?我們都不喜歡曠野,但是上帝常常帶我們進入人生的曠野……為什麼呢?我們好像總是要經過曠野的試煉,才能成為一個被神使用的人。摩西是這樣、迦勒、約書亞也是這樣……


● 常常處在備戰狀態


多久沒有運動健身,我們就會感受到自己退步?迦勒說,「耶和華照他所應許的使我存活這四十五年;其間以色列人在曠野行走。看哪,現今我八十五歲了,我還是強壯,像摩西打發我去的那天一樣;無論是爭戰,是出入,我的力量那時如何,現在還是如何。」迦勒敢這麼說:現在還是強壯,要維持自己的「強壯」,是因為意識到自己要打仗,這是要付出努力的……我想,他這一生都在期待進入應許之地,多年來沒有改變過,他在備戰狀態,過了約旦河,他要開始打仗。艱難的環境,培養出堅毅的性情。


3. 「勝過」比較和忌妒


迦勒、約書亞在窺探迦南地的事件中一起並肩作戰,但是後來我們看到神揀選了約書亞成為摩西的接班人,迦勒沒有一句怨言……比起約書亞,迦勒被記載的次數少很多。


如果曠野的考驗是外在的環境,忌妒是發生在我們的裡面。神國的黃金搭檔,之所以可以不斷互相扶持,就是因為如此,勝得過自己裡面的比較和忌妒。這不是一個新的主題,忌妒紛爭總是拆毀群體。


摩西的哥哥亞倫、姊姊米利暗,都曾經忌妒過摩西,「難道耶和華單與摩西說話,不也與我們說話嗎?……」耶和華就向他們二人發怒而去。雲彩從會幕上挪開了,不料,米利暗長了大痲瘋……於是摩西哀求耶和華說:神啊,求你醫治他!耶和華對摩西說:……現在要把他在營外關鎖七天,然後才可以領他進來。於是米利暗關鎖在營外七天。百姓沒有行路,直等到把米利暗領進來。」


屬靈領袖的罪,往往會造成全體的虧損,導致群體的停滯,七天,百姓停滯不前。其實不只是屬靈領袖,你我今天成為一個基督徒,我們就在這個群體當中,那些不信的人,要在曠野漂流40年,罪有應得,可是迦勒、約書亞多麼無辜,他們是有信心的人,但是他們卻要因為百姓沒有信心,跟他們一起在曠野漂流40年,為什麼上帝不把有信心的人先帶進去?如果是你,會不會覺得自己很倒楣?!原來,神的百姓、神的教會是一個群體,雖然我們個人會因自己的行為受審判,我們每個人按著自己的生命工程得到不同的賞賜,但以色列的榮耀、羞辱是整體性的,不能切割。


並非所有的朋友都是神國的戰友,我不是在說要很現實,我們只選擇有戰鬥力的,我們更應該想的是:我是不是別人的神國戰友?我對神的跟隨是否專一?盼望這個群體因為我的存在而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