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人先知阿摩司│聚焦聖經

本書是篇幅較短的先知書,故稱為小先知書,他是提哥亞的牧羊人(1:1),又是修理桑樹的人(7:14)。他雖是牧人先知,信息卻是嚴厲的警告百姓:你們罪過何等多,你們罪惡何等大,仍不歸向神,神的公義將臨到,且涵蓋整個國度的審判。


神選召阿摩司是在以色列王耶羅波安二世(約786~746BC)和猶大王烏西雅(登基783BC)的年間作先知。阿摩司作先知期間通常被定在約主前760年,原因是經文提到地震(1:1),大地震發生在烏西雅年間,而他是在「大地震前二年」發預言,這預言也在撒迦利亞時期應證了(14:5),再次應證阿摩司與其他淪為職業傳道的先知不同,他是照神的吩咐,忠心傳講神的話。


阿摩司書可分為三段:

  1. 對八個國家刑罰的預言(1:2~2:16)

  2. 五篇的警告講詞(3:1~6:14)

  3. 五個異象(7:1~9:10)。

最後在末後的應許,到那日,神必建立大衛倒塌的帳幕,堵住其中的破口,把那破壞的建立起來,重新修造,像古時一樣。我們從時代背景、本書主題及阿摩司本人三方面,來探討與現今環境的異同。


南北國的時代背景


阿摩司是南國人,向北國人發預言,在北國耶羅波安和南國烏西亞執政時作先知。當時南北國國勢強盛,國土之大,可媲美大衛和所羅門時期。當時商業上極為繁盛,生活力求奢華,阿摩司書6:4:「你們躺臥在象牙床上,舒身在榻上,吃群中的羊羔、棚裡的牛犢」,可見當時的富裕奢華。思想上,人民不但崇尚物質,注重享樂,且過度樂觀,以為以色列的太平與興盛會長久存在。社會上,產生非常多社會問題,例如:貧富懸殊的社會型態,土地侵佔的事情,商業道德的消失,以不正當的方法獲取財利,8:5說:「用詭詐的天平欺哄人」。百姓欠債賣身為奴,社會中無助者備受欺壓凌辱。正如經文4:1說:「你們欺負貧寒的,壓碎窮乏的」。政治上,國家的司法行政賄賂、屈枉正直、是非顛倒,社會不安亂象頻傳。5:12說「你們苦待義人,收受賄絡,在城門口屈枉窮乏人」,3:10也說「那些以強暴搶奪財物、積蓄在自己家中的人,不知道行正直的事」,使先知阿摩司因而憂憤。宗教上,當時北國宗教中心伯特利與吉甲,敬拜已偏差,參雜迷信與混合的宗教,阿摩司以嚴正態度,宣佈神公義審判,將要臨到這時代。


本書主題:到那日,審判來臨


百姓「三番四次的犯罪,我必不免去他的刑罰」。「罪」字在本書曾提十七次之多,而百姓的罪並不止十七種,舉凡衣、食、住、行、宗教、娛樂、各方面都有許多使人難以相信的罪行。有些人明知故犯,有些人企圖以宗教外表的儀式,來掩飾他們日常生活的惡行,所以神憎惡他們虛偽的宗教生活。神差先知警告他們,耶和華說:「我使你們…各處糧食缺乏」4:6)、「我使雨停止,不降在你們那裡」(4:7)、「我以旱風霉爛攻擊你們」(4:9)、「我降瘟疫在你們中間,像埃及一樣」(4:10),「你們仍不歸向我」、你們好像從火中抽出來的一根柴,像僅僅得救的人。


阿摩司宣告「到那日」的景況。以往以色列人在期盼「到那日」、「耶和華的日子」,觀念上是榮耀、得勝的日子,在他們的認知裡,那日子來臨時,就是萬國萬民都將歸順到以色列的管理之下。但先知阿摩司的警告卻是相反,以色列人民所期盼這日子來臨,是等於期盼災難降臨,除非願意悔改,否則無論到哪裡去,都躲不掉神在那日子來臨時的懲罰。先知警告:所期盼的日子來臨,會遇到的災難,就像,人被魚鈎鈎住一樣的痛苦直到死亡。(4:2)


先知阿摩斯本人


阿摩司 Amos,是「背重擔者」的意思,首先他承認自己的卑微,他不是先知,不是先知的門徒,也不是先知的兒子世襲職位,更沒受過正統先知學校的訓練。他因神的選召,負起為神發言的先知重責,卻不因被神選用為先知而驕傲,始終保持謙卑的人生;他對神忠心,不畏縮的指責眾人的罪惡,也不因祭司亞瑪謝的恐嚇、藐視而停止傳講神的話語。他多次說「這是耶和華說的」,他不傳說自己,也不增刪神所託付的信息;他不是消極地一味指責他們的罪惡,是積極地提醒百姓「要尋求耶和華」,走一條聖潔與良善的道路,他的信息著重神的公義審判,神的忿怒必將臨到以色列,預言被擄將至。


當神要降災時,阿摩司的角色又成為祭司,為百姓代求,「主耶和華啊!求你赦免,因為雅各微弱,他怎能站立得住呢?」(7:2)「主耶和華啊!求你止息,因為雅各微弱,他怎能站立得住呢?」(7:5)他成為一位代禱者,這整本書向以色列傳講信息,卻在代求時說「雅各」微弱。「雅各」不就是以色列嗎?但這裡為什麼特別用「雅各」的身份來代求呢?讓我們看見先知為父的心腸,他向神述說,雅各的天性是何等的不堪,神過去赦免了,求神現在也顧念。他的代求,感動了神,耶和華就後悔說:「這災可以免了。」


以上的時代背景、主題、及先知本人,是否與我們現今社會不謀而合呢?同樣生活富裕的我們,社會不法的事頻傳,地震、饑荒、瘟疫流竄在世界每個角落,到那日,神的審判即將來到,《阿摩司書》的警告,不止對過去的時代說話,也向現今的世代說話。我們是否像先知一樣,可以成為一位代禱者,自己認罪悔改,也為這世代呼求。先知在全書的末段特別強調神的憐恤和應許,神必重建「大衛倒塌的帳幕,堵住其中的破口,把那破壞的建立起來,重新修造,像古時一樣。」這是耶和華說的。當人願意認罪悔改,尋求神的面,神要恢復與人所立的約,賜福並使人得著永遠的基業。


▌董彥君牧師



標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