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信心到眼見│人物專訪

跟隨主的道路最難的是什麼?如果沒有人給予肯定和掌聲,外加上生活的艱難和挑戰,我們還願意跟隨嗎?李三春牧師,是牧者團隊中除了高敏智牧師以外,最資深的牧者,在成功大學以第一名的成績直升研究所,因著呼召放下人人稱羨的工作,進入全職事奉,也是台南聖教會中優秀的希臘文老師,教育著新一批神學精兵,生命中有許多可誇的冠冕,卻從不宣揚自己,2001年開始南聖的事奉,至今20年,三春牧師就像一個家族的長輩,在教會的大家庭中,常常帶著和氣的笑容,投入關懷探訪,默默付出盡心事奉,有三春牧師在的地方,總是散發著溫暖的安全感。


全職事奉的道路


三春牧師在新營當兵的時候,在新營浸信會聚會,結識了佳仙師母,退伍前,兩人決定交往。三春牧師計畫退伍後要考插大,當時,佳仙師母參加萬國兒童佈道團的主日學師資培訓,地點在台南,邀請他一起參與,培訓的牧者竟然問他:「你有沒有感動要讀神學院?」雖然內心震驚,但他確實也在信仰中有事奉的感動,也默默把這件事放在心裡。上帝的帶領總是奇妙,反而是佳仙師母回應呼召,進入浸宣就讀,三春牧師則讀了成大。


大二暑假參加了獻身研討會,決定獻身給主,後來完成大學學位之後,1992年6月和佳仙師母結婚,預備繼續讀成大研究所深造(成績可直升,不須再考),完成學業後,卻想帶職事奉,當時他們在台南信義會救主堂聚會,在一次的特會中,加利利禱告山的陳坤生牧師用上帝的話語責備他:「你把起初的愛心離棄了。」神的話語帶著震撼力,讓他內心非常糾結,當晚他決定回應回應上帝的呼召,放下他的人生計畫,全心跟隨。隔天聚會中,陳坤生牧師給他一句特別的話:「孩子,你回來了。」這個蒙召的故事歷歷在目,三春牧師陳述這段往事依然哽咽泛淚。


有一次教會舉辦特會,邀請了海格牧師,海格牧師為他們到禱告的時候說:「你們夫妻要預備心,要事奉神。」那段時間,三春牧師讀經再次被神的話觸動,在約書亞記中記載百姓過約旦河,祭司先把腳踏入水中……這段聖經故事使他明白神的時間到了,他提出辭呈,預備神學院考試,他想:不管有沒有考上,都是全時間服事,1997年9月他進入華神就讀,2001年7月1日開始南聖的事奉。


育兒之路的挑戰


三春牧師、佳仙師母的1993年生下第一個孩子,取名加澤,但1995年三月,一歲五個月時,加澤不慎燙傷,全身百分之20以上二級燙傷,情況危急,算為重大傷病,先後在成大醫院、台北長庚醫院做治療,龐大的醫療費是他們難以負擔的,在眼淚中求告神,奇妙的是,同一年同一個月台灣開始了全民健保,上帝的預備充足,並且不誤事,提及這些往事,三春牧師依然感動不已,對神充滿感恩。


佳仙師母生下加澤之後,一次醫院的檢查中得知她有腦下垂體瘤,加上其中一邊輸卵管已經因子宮外孕無法發揮功能,醫生說,以後不容易再有孩子了。但神的能力過於醫學判斷,2002年佳仙師母發現自己又懷了第二胎,夫妻倆十分欣喜,認定這是上帝的賞賜,然而那時候還不知道,他們即將面對更大的挑戰。


迎接唇顎裂的孩子


2002年暑假,三春牧師在花蓮短宣,佳仙師母自己去做產檢,那一天醫生告知師母,必須進一步接受檢查,後來確認,這個孩子是一個唇顎裂的孩子,佳仙師母流著眼淚回到家,告知三春牧師,一起流淚禱告,因為雙方家人都尚未信主,民間信仰會有種種解讀,甚至要求他們拿掉孩子,所以,這個「秘密」他們誰都沒有說,心中盼望著會有神蹟。當時,三春牧師正在教授小先知書,在何西阿書6章1節「他撕裂我們,也必醫治;他打傷我們,也必纏裹。」他的心得著極深的安慰。


在那段難熬的日子,有一天參加南聖光鹽團契的愛加倍小組,詹哥、純真姊播放一個影片,竟然「剛好」是一位非洲牧師牧師的見證,而那位牧師就是唇顎裂的孩子,分享他成長過程中如何被遺棄,但上帝找回他的故事。三春牧師、佳仙師母在觀看影片的過程中淚流不止,即使他們沒有告訴任何人,但神都知道,並親自對他們說話。


信澤:相信神的恩澤


佳仙師母說,在那個時間點,上帝透過約翰福音第九章告訴她,生來瞎眼的,「不是這人犯了罪,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是要在他身上顯出神的作為來。」,這個孩子將要顯出上帝的作為,因此在為這孩子命名的時候,她想的名字是「得榮」,上帝得榮耀,但後來和三春牧師討論的結果,取名為「信澤」,相信神的恩澤,保留一個字與哥哥「加澤」相同。


2002年信澤出生,信澤出生時確實是一個唇顎裂的寶寶,許多親人的責備落在他們身上,認為早就該把孩子拿掉。佳仙師母說:「從來沒有想過不要這個孩子,相信賞賜在神,收取也在神。」信澤與一般孩子不同,一出生就備受挑戰,新生兒聽力篩檢沒有通過,醫生評估他需要靠助聽器過一生,因為信澤的唇顎裂傷到的是內耳,不太有痊癒的可能,所以信澤出生就戴著助聽器,需要做一些嬰兒語言互動,刺激聽力。感謝神信澤滿周歲時,聽力已恢復正常,不需要戴助聽器,但兩邊耳膜都還是塌陷的,後來右耳耳膜恢復,左耳一直到國、高中階段才復原,但不管是快是慢,上帝終究彰顯了醫治的能力。


成為神蹟的器皿


信澤長大的過程很辛苦,不只痛在他身上,更痛在父母的心上,每三個月須看一次醫生,並因著唇顎裂伴隨一些併發症,中耳炎積水的問題是經常發生的,大大小小的手術,是信澤生活的常態。佳仙師母說:「以前是陪加澤常跑台北長庚,後來是陪信澤常跑高雄長庚。」今年,信澤18歲了,這個禮拜一,信澤進行了正顎手術,在眾人的祝福祈禱下,手術順利完成,信澤也回到家中休養。


從小就被醫生宣告,一生都需要助聽器的信澤,卻意外地顯出音樂的恩賜,不管在高中牧區、夏雨樂團,他敏銳的聽力、對音樂的感受力都在事奉中彰顯出來,他是神蹟的器皿,不是活在醫學的評估、醫生的判斷裡面,乃是活在神的愛裡。三春牧師、佳仙師母見證了整個過程,從信心到眼見:在人是不能,在神凡事都能!過去的每個腳步都很艱難,但現在回頭一看,發現盡是恩典的痕跡。


默默耕耘 關懷牧養 在神所交付的事上忠心


三春牧師、佳仙師母兩人都是享受在關懷工作的牧者,在大小事上展現了牧者的心腸,三春牧師經常進出醫院探訪,需要協助臨終禱告、安息禮拜,都讓人想到三春牧師,因此有人戲稱三春牧師牧養最龐大的「墓區」,三春牧師說:「事奉是沒有自己的,我們或許能給的不多,但我們能給的安慰我們就盡量付出。」三春牧師說,感謝神在這個部分使用他,做這些事他不覺得辛苦瑣碎,反而心中有很深的滿足,讓他可以成為弟兄姊妹的祝福。佳仙師母分享自己的性格,其實很害怕接觸人群,也害怕別離的痛苦,但她的事奉道路有一句經文特別深刻:「我信神怎樣對我說,事情就要怎樣成就。」師母說:「當牧者很難,但跟著高牧師、跟著教會就好了。」佳仙師母彷彿是隱藏在三春牧師背後的小女子,但在她的生命歷程卻充滿信心的功課,嬌小、安靜的師母,其實是信心的巨人,與三春牧師的服事配搭,持續祝福著他們所牧養的羊群。


▌口述/李三春牧師 沈佳仙師母

撰文/李慧貞牧師



標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