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聖教會創始人─高進元牧師如何在逼迫患難中忠心牧養羊群│教牧事工研究專題報告

文/李明真傳道


台灣聖教會是由日本聖潔會傳入,至今已有81年歷史,是全台灣第七大教派。1928年7月,高進元牧師自日本東京聖經學院畢業,受命為「福音使」,回到台南開始傳道工作,也開啟了一條艱辛卻榮耀的傳福音道路。在恭讀高進元牧師的遺作,及訪問其長子高世輝老師之時,心中感動萬分,一位忠心至死的神僕人的形象深深印在我心版上,永不磨滅。


高牧師從1928年7月29日開始憑信心傳四重福音,至1963年7月19日榮歸天家,這三、四十年間的傳道生涯經歷主耶穌所走的道路,成為後代最美好的典範。他是一位終生事主的忠僕,也是一代良牧,神手中貴重的器皿,以下將其事奉主、牧養教會的特質分為五點敘述,便可稍窺這位神僕在當時代的教牧事工是如何開展的:


一、捨己不保留的奉獻


當高牧師搭船回到台灣傳道時,身上只帶了一面東京聖經學院贈送的大鼓,在孤單寂寞的海上,神以使徒行傳20章22-24節:「現在我往耶路撒冷去,心甚迫切,不知道在那裡要遇見什麼事,但知道聖靈在各城裡向我指證說,有捆鎖與患難等待我,我卻不以性命為念,也不看為寶貴,只要行完我的路程,成就我從主耶穌所領受的職事,證明神恩惠的福音。」、詩篇71篇16節:「我要來說主耶和華大能的事,我單要提說神的公義。」以及申命記31章6節:「你當剛強壯膽,不要害怕,也不要畏懼他們,因為耶和華你的神和你同去,祂必不撇下你,也不丟棄你。」這三段經文來堅固他的信心,不再恐懼,也下定決心要完成神所交代的使命。不料,一回到苑裡老家,迎接他的第一個消息竟是「三歲女兒去世」的惡耗!他立刻想到:「耶穌基督將台灣四百萬的靈魂交代給我,假使我沒有好好去照顧,而讓他們失喪了,我真的沒有臉迎見教會的新郎耶穌基督。」這種時時以神國為念,毫不考慮自我的心思意念,正是傳道人蒙福的開始。


回到家後,他無時無刻不在掛念著如何開始傳道工作,在家僅僅逗留兩天,就隻身再又離鄉背井,前往人地生疏的台南,平時以番薯簽充當三餐糧食,在沒有床舖的情況下,只好在地上鋪著草蓆睡覺,當時他心中紀念著主的話:「耶穌說,狐狸有洞,天上的飛鳥有窩,人子卻沒有枕頭的地方。」(太8:20)因此他仍感謝,因為主在世沒有枕頭的地方,自己卻還有水泥地可睡。


二、積極傳福音的熱情


他來到台南找到開設教會的合適地點,在全憑信心的情況下,勉強租下月租三十元的一間礦油行倉庫。因為裡頭又髒又亂,滿屋油漬,幸有西港的一位弟兄前來幫忙,兩人費了十天的時間清掃洗刷,兩手都起了水泡,連做飯都有困難,口渴就喝生水,肚子餓就到小公園的路邊攤吃湯圓。這時沒有一個會友,鄰居都以冷漠的眼光觀看、譏笑,在這種四面楚歌的景況中,他堅定地拿出信心和勇氣,在門前掛上自己粗製的招牌「祈禱殿」,這是最早的會堂。


在各方面都缺乏下,主聽了他的禱告,以每隻一元五角買了廿四張椅子,在1928年7月29日晚上開始了第一次的佈道會,拿著從日本帶回來的大鼓自打自唱,來參加的幾乎都是小孩子,深覺人心剛硬,大家對福音不感興趣。但他仍不氣餒,經過幾星期的奮鬥,看見七、八名男女慕道友繼續來聽道,甚感欣慰,每天上午盡量找機會訪問慕道友,下午舉行兒童佈道會,晚上即舉行成人佈道會,他在主面前辛勤撒種,仰望收割的日子。


在這段教會的草創期間,他常和另一位弟兄在台南市街頭,打著鼓,邊走邊唱地行軍,希望以這樣的佈道方式來領人進入教會,並且也曾遭受被人扔石頭、或被人羞辱的際遇。但獨行奇事的神卻為他「在曠野開道路;在沙漠開江河」,開拓的第三年,民國19年8月3日就舉行了獻堂典禮,這是教會工作的轉捩點,從此以後每次聚會都看見神在教會中大大動工,得救人數日益加增,弟兄姐妹自動加入路旁佈道或家庭探訪的行列,福音工作更加擴展。


三、顧守所牧養的羊群


高牧師不但主理各種聚會,並常在沒有聚會的白天或晚上,騎腳踏車到處探訪,為會友的職業、家庭、婚姻等操心、祈禱,曾經有人假扮慕道友來訪,後來趁機偷了他的錢,兩個星期後因再犯案而被警察抓到,他就請警察先生轉告這位小偷朋友,不必為偷他的錢而難過,希望他出監後到教會聽道。在警察離去後,自己伏在講台前懇切流淚禱告說:「神啊!求你堅固我的心,做一個不屈不撓的勇士,我要盡忠於祢,我的心火熱,為搶救那些失喪的靈魂……」


在會友將近九十位時,回顧過去艱苦的奮鬥,他滿心感謝神,因為祂幫助軟弱的人,使用卑微的人來彰顯祂的榮耀。若有不完全或停滯的時候,就在神面前省察自己,求主赦免他的怠慢與不盡忠,再次伏拜在神面前,重新決志獻身為主用。他常常感覺自己學識淺薄,不配帶領這一群羊,總是戰戰兢兢地在主前禱告,祈求聖靈引導前面的路程,到民國24年已有150位受洗,他又求神賜下「真實的信仰者」,來見證神的榮耀。自民國23年起,聘請日本聖教會的牧師們相繼蒞台主理培靈大會,使四重福音得以更發揚光大,復興靈火更熾熱,信徒人數更加增。民國25年5月1日,宋尚節博士蒞台主持奮興大會,在南神操場搭一個大帳篷,前面築一高台,每天日夜都有聚會,每次約有三千人,全省各地都有人來參加聚會,這奮興大會結束後,由高牧師至平信徒信仰大得復興,從此以後,牧師重新組織佈道隊,聖工更向前邁進一大步。這就是一個時時以神的小羊為念的牧者,不僅帶領羊群來到青草地、溪水旁,更讓他們出入得草吃!


四、堅持所信仰的真道


民國30年日本向英美宣戰,日本政府認為基督教是敵國的宗教,便對教會漸加管束與壓迫,同時命令全國人民敬拜天照大神,並以天皇為現身之神,藉以激起國民為天皇盡忠的熱誠。但從開戰第三年起,日本屢戰屢敗,對基督教的壓迫隨之加重,民國32年4月8日全國聖教會被日本政府關閉,禁止聚會,原因是聖教會所強調的四重福音「重生、成聖、神醫、再臨」中,基督是唯一的神,將來要再臨作王,被認為與日本天皇是神,要作世界的王相牴觸。在大陸聖潔會的福音工作亦面臨相似的命運:


「中日戰爭爆發雖使宣教工作遭遇困難,但也開了一些新的傳福音的門。婦女、孩童為了躲避日軍,常逃到宣教士們的家中,因此聽到福音而信主。起初工作還可以繼續,但等到日本人權力越來越大時,日軍就用很多新的法律和限制,要宣教士們自動離開,以免宣教士的存在威脅到日軍。 於是,日軍把幾個差會組成一個聯合會,只能傳道,不能做決定,是由日本人管理的統一教會。而聖潔會一直沒有參加,故遭遇不少的攔阻,宣教士及一些信徒被抓,關進監牢,但他們都不畏折磨,忠心至死。」


五、忠心神託付的使命


在日據時代,日本警察極盡恫嚇與逼迫之能事,後來竟於32年4月11日封閉台南聖教會,當會眾知道這消息時都十分悲憤,惶惶不知所之。從那一天,高牧師一日數次進入禮拜堂禱告,求神開路。每晚九點在黑暗的禮拜堂講台上跪下禱告,然後對著空無一人的會堂講道,仍希望所講的信息能傳達到每一位信徒的心底;講完之後走下講台,摸著每一張座椅,為習慣坐在上面的弟兄姐妹禱告,如此經年不輟。這時日人還是不放鬆,時常來調查訊問,然而他信心堅定,在信仰上毫不屈服,許多信徒好意勸他變賣教會財產充當生活費,都被他嚴詞拒絕了,為保護教會的一草一木,寧願忍受百般的艱辛。直到會堂被徵收為配銷所,才將教會內的講台、桌椅等物寄存於信徒家裡。這時禮拜堂不能再進入禱告,就把牧師館最邊的一個房間作為禱告室,每早五點半有兩位兄姐來此房間靈修禱告,他把信徒名字寫在一本小簿子,每早為他們一一提名禱告,在教會被關閉兩年半的時間內,共翻破了三本冊子。後來在34年10月恢復聚會,散處各地的會友亦紛紛回來重理聖堂,為了完成主的呼召,又不辭辛勞地在台北、新竹、高雄、潮州等地開闢新的福音基地,也在中台神學院授課,到電台廣播福音……由於日夜奔波,以致在1952年5月14日當天,正在電台講福音時忽然腦溢血倒地,正應了他自己所說:「希望為主的道大聲疾呼至死倒下」!


以上五點乃根據高牧師的日記加以整理,由許多點滴小事便能看見一位神僕的風範,這些都是如今即將成為傳道人的我們最寶貴的信仰遺產。時代在變,但主的真理亙古長存,學習耶穌樣式的牧養心懷也該是歷久彌新的!


※以下試述高進元牧師在傳道過程中的牧會理念如下:

一、具有牧者心腸,不違背上帝的託付。

二、勇於抗衡當權者,不畏強權逼迫。

三、持續禱告信靠,相信凡事主必掌權。

四、在教會內憂外患時,仍扛起重責,安慰信徒。

五、殷勤宣揚福音,直到生命的盡頭。


高進元牧師
高進元牧師
最早的會堂祈禱殿
最早的會堂祈禱殿
阿蓮佈道
阿蓮佈道
第一次建堂
第一次建堂
第二次建堂
第二次建堂
第三次建堂
第三次建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