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悟性禱告│牧者觀點

常常看到有人談論方言禱告與悟性禱告,事實上這是保羅在哥林多前書當中的一段教導,其實這一段經文當中,保羅要提到的是各種屬靈的恩賜都不如最大的恩賜─「愛」來的重要,因為人若有各樣的恩賜,卻沒有愛,對於教會的建造一點幫助的沒有。所以不管是先知講道、方言禱告,都要求那更能建造教會的恩賜,並且要有愛,因為愛是建造教會的基礎,這是這一段保羅要講的重點。


無奈的是,人們常常陷入爭論「方言禱告」與「悟性禱告」的分別當中。基於保羅在這一段經文當中的重點來看,我認為去爭論哪一個恩賜比較重要是沒有任何意義的,因為任何的恩賜都是為了建造教會的用途,由聖靈親自分給各人的。因此一個人去求神給他某種特別的恩賜,某種程度上聽起來是怪怪的,因為是聖靈分給人的,而不是人自己求來的;另一方面,求恩賜也是對的,因為在事奉上的需要,我們特別感到需要某種能力是自己缺乏的,聖經並沒有明文禁止我們求這樣的恩賜。


那我們今天要特別來聊的就是悟性禱告這一件事情。在我們當中有一些基督徒常常求方言禱告的恩賜,可是我卻很少聽到有人去求悟性禱告的恩賜,這件事讓我思考很久。其實也沒什麼好思考的,因為悟性禱告就像平常講話一樣,是透過大腦思考,然後組織、結合成一段禱告詞,這樣的禱告誰都可以達成。但是方言禱告就不一樣了,除非聖靈主動的賜下,怎麼可能有人可以使用這個恩賜呢?好,這不是我們今天要討論的範圍,今天想要跟大家談悟性禱告這件事情。


我們雖然知道悟性禱告就是我們可以瞭解的禱告言語,但常常禱告的我們是不是有留意我們的悟性禱告,是否真的有用我們的悟性來表達?我的意思是說,會不會有時候我們以為我們在用悟性禱告,可是其實我們禱告出來的話語,不僅別人聽不懂,而且我們自己也聽不懂?再更進一步說,我們用許多屬靈的詞語、無關的贅詞、互不相關的語句,來堆疊出我們的禱告。也許我們會這樣做的原因是因為我們覺得我們在別人面前的禱告就是必須要有一個樣子出來,這樣別人才會覺得我們有認真背聖經、我們的禱告有深度。可是其實我們回歸禱告的本質,一個好的禱告應該是怎麼樣的禱告?一個好的禱告應該是一個有生命在裡面的禱告!一個能夠激勵別人的禱告應該是有我們自己跟神的經歷在裡面的禱告。


因此,我覺得悟性禱告應該不只是悟性禱告。不是我們說的是中文,這就是一個別人也可以理解的禱告。如果我們的悟性禱告是要有造就別人的果效,我們真的要好好思考我們禱告是不是真的言之有物。如果我們的禱告只是沒有義義的喃喃自語,或是我們只是背誦一大堆的經文,可是我們禱告卻沒有一個內容,這樣的禱告真的能夠造就我們的教會嗎?或許,這樣的禱告只是一個禱告,或者沒有內容的空泛禱詞。


我認為一個公眾的禱告等於是一篇信息!因為當我們帶領會眾一起禱告,我們是帶領別人,用我自己的禱告詞,來向神獻上我們的敬拜與呼求,特別當我們是小組長、牧者的時候,更是要謹慎我們的禱告。


禱告,不是把所有我們會背誦的經文串聯在一起;禱告,不是要讓別人覺得我們有屬靈的經歷。禱告,是真真實實把一起禱告的人帶到上帝的面前的事奉。


或許弟兄姊妹在尋求自己能夠在哪一些地方服事神的時候,想到的不是教會當中的那些位置:音控、司琴、敬拜、帶領小組,而是去思想,如何能夠使主的名得著榮耀,這樣子的話,我們就會清楚知道,我們每一天在主面前的禱告也是一種服事,為仇敵禱告、為教會禱告、為神國度禱告、為國家禱告,都是服事的一環!因此還是要提醒大家,你如何生活,就是你的服事;你在你的崗位上面盡忠職守,這就是你的服事。


我們需要避免某些誤解,覺得成為傳道人才是真正在服事神。錯了,一個母親在她育兒的過程當中盡心竭力教導她的孩子愛主,走主的道路,這是很美的服事;一個軍人,在部隊生活裡面拒絕一切的不好習慣,活出基督徒與世人不同的生活樣貌,這就是他在部隊當中的服事。我們不該小看我們生活當中的每一個微小的細節,以為那不重要,卻不知道見微知著,一個在生活當中不討神喜悅的人,他的敬拜、他的歌唱一定也不會蒙受上帝的喜悅。除非我們是一個蒙神喜悅的人,我們所做的一切才有意義。


祝福你,成為一個在日常生活當中每一個時刻都活出上帝心意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