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來時路,事奉是一生的堅持│南聖家書

因應疫情,教會開始了南聖新聞的每日直播。而最近一期的南聖新聞,聊到過去一段往返台北台南的神學生、每周奔波的故事;我剛好也隸屬於其中一員,深感榮幸。從2011年的六月報考華神,到今日2021年七月,著實也經歷了十個年頭,數算那段日子,有無數的歡笑與眼淚,許多回憶歷歷在目。


回想自己在大學二年級經歷生命的重生得救時,因著生命的更新與改變,默默地跟神禱告:「神啊,將來你要我做什麼,我都要樂意回應祢!」沒想到神居然就這樣一路帶領,完成學業、兵役後,進入教會成為小組長後,上帝仍繼續感動我全職事奉的道路。這是自己從來都不敢想像的角色與服事,也經歷了一段掙扎與逃避的過程。感謝神信實的帶領,終於在2011年初,決定要順服上帝持續的感動,放下工作、自己的想法,回應神的呼召。


那年2011年的三月,教會與華神合作,舉辦了「與華神相遇」的特別聚會。聚會內容邀請華神老師分享專題,內容扎實生動,聚會的最後有講員的呼召,當時的我其實在聚會前,已經預備好,如果講員呼召全職事奉,我期待自己能回應這個感動,當講員一呼召,我看見幾位弟兄姊妹紛紛走到台前回應呼召,著實感動萬分。感謝神,會後牧者與講員邀請我們聚集分享禱告,除了我以外,還有好幾位同工、弟兄姊妹都期待成為神的工人,進入神學院接受裝備。另一方面,也感謝神教會被神驗中,神親自呼召揀選祂的僕人們來事奉他。


經過這次的聚會,之後其中幾位決定2011年這年報考華神,六月我們一同到台北參加考試,之後經過考試及面試後順利通過,就是預備入學及進入教會實習了。回想自己在預備考試過程中,也曾不斷地禱告問上帝:「上帝啊,這是我自己的決定嗎?還是上帝祢的計畫呢?」即使到了神學院考試的前一天半夜,我仍然帶著這個問題入睡,輾轉難眠。感謝神的帶領,成績並不優秀的我,居然能順利通過聖經、中英文的考試,我相信是神的恩典跟看顧。


因為我們有三位同學一起入學華神四十二屆,就是大家熟悉的家彬牧師、雲翔牧師,因著每周一起通車跟上課,成為最好的屬靈夥伴與支持,之後陸續加入頌安、慧貞、頌清牧師等,讓南聖前往華神的神學生團隊持續成長與擴大,在華神甚至被幽默地賦予「南聖幫」的稱號,我想就是因著我們都堅持每周通車往返台北、台南的緣故吧!


確實,這樣的團隊在神學院來說,算是非常特有的。首先,確實有蠻多教會派神學生到神學院受裝備,但是要每年都有的教會並不多,而且三年都是回到自己母會服事的,更為珍貴稀少的。回想當時的盛況是,每周有十位神學生一起坐車往返,光是訂購客運車票就不容易,一群人浩浩蕩蕩帶著行李離開神學院,連學校櫃台的同工到後來漸漸都司空見慣。


神學院的老師跟同學曾問我們,這樣值得嗎?一周浪費了十幾個小時在通車,體力跟時間都會消耗,為什麼不就近在北部實習就好?確實神學院的課程非常繁重,我自己讀過成大的研究所,真的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因此每天跟時間賽跑已經是很習慣的挑戰,更何況是通車加上繁重的服事?我的感動是,我所有的學習與裝備,都是在南聖得著的,教會也因著認可、信任我,差派我到神學院接受裝備,那我有不回來服事的理由嗎?再者,教會因著不斷有人回應呼召,也不斷有人數與事工的擴展,母會需要工人,我們也更堅持與認定,我們決定每周回來的使命。第一年被問的最多,第二年漸少,第三年應該答案就不脛而走,連接下來來唸神學院的同工,都已經先被認定會回南聖實習服事了,漸漸形成一股「南聖DNA」了。


回想當時神學生的生活,非常充實與滿足。當時的教會,周五晚上仍有安提阿詩班的練習,神學生的我們都希望趕上最靠近的一班車,晚上能夠參與安提阿詩班的練習;週六週日的服事外,周日下午都有公園音樂會,架設跟收拾器材都是家常便飯了;周一早上也把握最後的機會,參加早上八點的晨光教學後才坐車北上,這樣密集的事奉漸漸成為習慣,回到台北再加緊腳步跟上學校的課業進度與要求。


當然,弟兄姊妹會不會擔心我們跟神學院的關係呢?雖然時間無法非常充裕,但只是學校要求的部分,我們是順服跟參與的。額外的時段如果可以,也會參與活動社團的,例如籃球或讀書會等。其實我們也很珍惜在神學院的同學關係,班級出遊、小組出遊也都寬闊我們屬靈的生命,說起來教會跟學校生活都非常充實,感謝神的恩典。


如果問我們怎麼兼顧事奉跟課業,絕對是是有心餘而力未逮的。回想在學習希臘文的學期,常常在考試前一天,整夜不睡覺,只為了把每周的考試進度完成,在神學院盡量下課就到圖書館閉關念書,11點才甘心回到宿舍,現在想起來不知道哪裡來的毅力,但當時候就是這麼過日子的。感謝神,我們都順利畢業了,也沒有跟教會的腳步脫節,讓弟兄姊妹擔心。


過去這段神學生的日子,在屬靈的生命上,並非只有在學識上的裝備而已,反之,因著特別忙碌的生活步調,也幫助我懂得安排規劃時間,並且學習刻苦的精神。牧師常常告誡我們,雖然我們沒有經歷過開拓教會,但要帶著開拓教會的精神服事。這樣的態度幫助我們盡量親手下去做,我在教會學到很多總務的技能,接電線、修電燈、拉線、修理馬桶等,都是進到教會才學到的。凡事親手為之,也幫助我不要永遠倚靠別人為我預備,讓我更懂得回饋與付出,那段時日的學習,也讓我知道牧會非常困難、艱辛,但是面對困難與勝過困境,卻是更寶貴的。


神學院於2014年完成學業,在2019年按立成為牧師,這過程經歷了無數上帝的修剪與弟兄姊妹的鼓勵與支持。我從一個鄉下普通的傳統信仰家庭成長,卻被上帝一路帶領進入教會事奉祂。只能不斷感謝神願意使用我,透過神學院的過程,也讓我認識自己是軟弱的與缺乏的,更看見過程中上帝不斷地補足與給機會,因著教會團隊的事奉也幫助我不驕傲、能夠配搭別人完成事工。回想這一路,幾經懷疑與軟弱,即使對自己失望,想起上帝的愛幫助我重新有信心走下去。我深知將來仍有挑戰與困難,但這一路走來我也確認上帝的信實與能力,倚靠祂的人必定不會羞愧。願將一切的榮耀歸給神!


▌高翊倫牧師



標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