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不能事奉兩個主│時代信息

尋找自己的心靈園地


「因為你的財寶在哪裡,你的心也在那裡。眼睛就是身上的燈。你的眼睛若瞭亮,全身就光明;你的眼睛若昏花,全身就黑暗。你裡頭的光若黑暗了,那黑暗是何等大呢!」


每個人都有「心靈園地」,差別在於「內容物」,我的心靈園地裝了什麼?不要一廂情願地塑造自己要的,卻忽略了真正重要的。人世間的虛空,就是有一天當我們得到想要的,我們還是一樣痛苦。


每一次靈修,就是在塑造我們的「心靈園地」,我們思想的內涵決定我們裡面的光景,若沒有神的話語成為我們裡面的光,這個世界的各種聲音會佔據我們的心思,我們聽不見神的聲音。


凡事都可行,真的嗎?


「凡事都可行,但不都有益處;凡事都可行,但不都造就人。無論何人,不要求自己的益處,乃要求別人的益處。」

I have the right to do anything, you say—but not everything is beneficial.

I have the right to do anything—but not everything is constructive.


當我們強調自己的權利(right)總是可以義正嚴詞,但是聖經並沒有高舉「人的權利」,反而強調這個「權利」帶來的「結果」。


「凡事都可行,但不都有益處;凡事都可行,但不都造就人。」神的話引導我們另一種思維,"but not everything is beneficial…not everything is constructive." 我們用了多少心思在建造沒有益處的事?constructive (意指:有建設性的) 換言之,沒有建設性的事,不如不做,如果我們沒有正面的思想,不能造就人,那我們寧可選擇安靜。教會與外面不一樣的地方在於──不是為自己,是為基督,我們的目的不是爭取自己的權利,是要叫人得益處。


一個人不能事奉二個主


耶穌說:「一個人不能事奉兩個主,不是惡這個、愛那個,就是重這個、輕那個。你們不能又事奉神,又事奉瑪門(money)……」


每個人都活在「主人」的權下,我有沒有「自覺」,我的主人是誰?不是用言語說的,而是我的生活顯露出我真正的主人是誰。


1. 事奉兩個主 … 表示還真有事奉主?


這是我們生命的盲點,事奉兩個主又如何,裡面包含耶穌,可以了吧?


2. 事奉兩個主的比重 … 自己調的!


「一個人不能事奉兩個主,不是惡這個、愛那個,就是重這個、輕那個。」人的心很難平衡,我們自己協調自己的內心,把哪一個看得比較重要。


3. 原來自己是主


在整個思想脈絡下來,可以得出一個結論,其實我們自己才是主人,因為「自己」已經凌駕於「上帝」之上。


先求神的國和神的義


「所以我告訴你們,不要為生命憂慮吃什麼,喝什麼……你想野地裡的百合花怎麼長起來;他也不勞苦,也不紡線。然而我告訴你們,就是所羅門極榮華的時候,他所穿戴的,還不如這花一朵呢!……所以,不要為明天憂慮,因為明天自有明天的憂慮;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


1. 放下「憂慮」

許多人終其一生活在憂慮裡面,被生活所需追得四處竄逃,這不是神要我們過的生活,有衣有食,就當知足。


2. 小心「榮華」

有衣有食之後,進一步要求「更多、更好」,萬國的榮華如此吸引人,然而我們要小心,不只有在世界,教會也有「榮華」的迷思,因為對「榮華」地追求來自人心的慾望,而不限於我們在哪個地方。放得下世界的榮華,才有辦法奔跑天路。


3. 交託「明天」

有地位有榮華,有一件事情很公平,不知道明天將如何,在教會當中,我們如何看待「明天」?其實我們的每一天都是一樣的──向著標竿直跑的道路,這個標竿不是我們自己選的,是神擺在我們面前的。


專注「一條路」,不要當「評論家」


我們很常用「凡事都可行」來為自己的行為背書,但有些事情不是「可不可以」,而是「上帝不喜歡」,神不喜歡我們沾染世界,總要小心謹慎奔跑前面的道路。每個人都要跑,但是在路上,有些人會跑歪、有些人會失落,就如同過紅海的以色列百姓,都經過神蹟,但不全都有信心,有些人甚至變成「可拉黨」,扮演評論家的角色,不但對群體沒有幫助,反而造成群體的虧損。今天的敬拜詩歌〈神正在尋找一個人〉,尋找祂可以用的忠心的人,盼望我們都能被主尋見。


講道錄影 https://youtu.be/DHDD82ESEMU

簡報下載 https://bit.ly/sermon20210417-1